殷智贤:设计如何重塑国民气质?

2018年04月27日17:22  来源:人民网-家居频道
 

  怎么理解国民气质?

  在今天我们探讨重塑国民气质,并不是我们要有一个多么光鲜靓丽的外表,而是我们如何完成对当下国人一个自我身份的认知。当大多数国人在解决温饱之后,疗愈了饥饿创伤,人们势必要趋向于对更高需求的追求,比如安全需求、尊重需求、归属需求乃至自我实现。

  我们都知道,谈到中国人,留给全世界的印象乃至于我们的记忆中更多是礼乐文明支持下的中国人形象,中国人如果说被人问及怎么来概括中国文化,在过去的2000年多里我们可以用礼乐文化来概括自己,但现在我们很难概括自己的文化核心,可能现在存在一个需要重建的过程。

  所以,当我们说到国民气质的时候,礼乐文化下的国民气质是非常清晰的,我们可以非常清楚地找到既往的价值观、符号系统以及器物代表,但当今天我们说如何重塑国民气质的时候,就存在着非常大的模糊性。

  今天我们想到生活方式,会发现从价值观到我们的外在形象,乃至我们的器物支持,很大一部分都来自于西方文化系统,很难来自于我们的农耕文化,这是由整个人类社会发展进步到今天带来的。

  西方人他们的传承并没有中断,而我们在辛亥革命之后,加上1949年之后的革命,都在非常激烈地要努力打断我们的文化传承。

  西方自启蒙运动以来,通过推广普世价值,试图消灭由原来的区域差异带来的文化发展和贸易壁垒带来的矛盾。

  今天我们在融入全球化的过程中用什么来消灭差异、寻找共同价值,就成了摆在我们所有国人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

  我们谈国际化市场,看起来大家可以共享的东西非常多。没错,从产品乃至审美都在共享,例如今天服装的符号系统已经被工业化文明高度统一了,这其实已经不完全是产品在统一,审美也在统一。我们认为一套搭配非常漂亮,这个审美的原则不是来自农耕文化的中国。

  但我们也要知道,在有一些方面是很难统一的,即“精神领域”,一个民族的精神气质不是简单的由器物塑造的,而是经过漫长的时间积累全方位塑造的。所以,今天我们在积极的现代化,我们也向西方文化再度敞开了100年,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人学习西方文化的热情和努力超过了全球任何一个国家。

  经过这样长时间的积累之后,到底要如何重新认知我们当下的国人气质,如何重建我们的精神乃至日常生活,我今天只截取其中一个很小的片段跟大家分享我的思考。

(责编:张桂贵、孙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