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进口药有望再降价

严慧芳

2018年03月22日08:38  来源:南方日报
 

  “一些市场热销的消费品包括药品,特别是群众、患者急需的抗癌药品,我们要较大幅度降低进口税率,力争降到零税率。”3月20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表示,愿意以更开放的姿态,进一步降低进口商品税率总水平。“抗癌药品零关税”随后冲上搜索引擎榜热词。业内分析认为,抗癌药品零关税一旦实施,将给患者以及医保基金带来实质性利好,拥有多个独家抗癌药品的跨国制药企业也将受益,而对于国内仿制药企业来说,将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

  进口抗癌药价格将再降

  今年50岁的王芸(化名)至今记得,十年前她患上乳腺癌时,要使用一种昂贵的药物赫赛汀(注射用曲妥珠单抗),一针2.5万元,一年要打17针,仅这一种药物,王芸就要自费支出约45万元。“当时医生建议我去香港买药,一支便宜几千块钱。”抗癌药品有望实现零关税的消息发布后,王芸感叹,“现在老百姓的日子是越来越好了”。

  根据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最新数据,在中国,每年新诊断癌症病例预计有429万,有281万人因癌症死亡,相当于每分钟约8人患上癌症。一直以来,抗癌药物尤其是进口抗癌药物价格居高不下,让不少癌症患者用不起药而放弃治疗,或者因病返贫。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肿瘤内科主任邹青峰教授告诉记者,抗癌药品有望零关税,对患者和医生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作为临床一线医生,她不时遇到有病人因为经济原因不得不放弃治疗,原因之一就是抗癌药物太贵了。邹青峰教授举例说,一种治疗淋巴瘤的老药,一个疗程使用3周,需要花费2万多元,而另一种新药,一个月下来费用要5万元左右,对于癌症病人是沉重负担。“不少病人因此去香港买药,或找人从印度等渠道代购,但这样的做法,无论是对患者还是医生,都存在相当大的医疗风险。”

  此外,邹青峰教授也透露,目前广州准备实行新的医保措施,住院癌症病人根据病情打“分值”,对医保花费总额进行控制。“例如化疗病人比手术病人分值低,原本住院一个月医保能用2万元,现在降到了一万元,如何给病人用上好药和新药,让临床医生挺头疼。”邹青峰教授指出,如今国外抗癌新药进入国内上市速度在加快,零关税后价格如能进一步下降,临床医生给病人用药也就多了选择。

  事实上,近些年来,国家在抗癌药物可及性方面做了大量工夫。2016年5月,国家药品谈判首批降价药品公布,主要用于治疗肺癌的盐酸埃克替尼(凯美纳)、吉非替尼(易瑞沙)以及治疗慢性乙肝的富马酸替托福韦二吡呋酯(韦瑞德)均出现“腰斩式”降价。以易瑞沙为例,月均费用从约15000元降到约7000元。2017年7月19日,人社部发布《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乙类范围,36种药品经过药品价格谈判后进入目录,其中一半是肿瘤治疗药物。与2016年平均零售价相比,谈判药品价格降幅达到44%,最高达到70%。以王芸所用的赫赛汀为例,价格从一支24500元降到7600元,医保报销后,患者自费部分只需要约1500元。

  手握独家抗癌药外企受惠

  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RDPAC)执行总裁康韦认为,在此之前中国已经对进口药品的关税进行了下调,毫无疑问国务院这项举措将进一步降低中国癌症患者的经济负担,有利于提高中国癌症患者对创新药物的可及性。

  公开资料显示,同样一种抗癌药品,在内地和香港的差价可多达上万元,其中原因包括进口关税、增值税和中间流通环节的层层加码以及医院的药品加成等。目前随着“两票制”的推进和公立医院药品加成政策的取消,药品价格正在“挤水分”,若关税大幅下降,对于用不起药的肿瘤患者来说则是进一步的利好。

  而从企业层面来说,抗癌药品降低关税,手握大量独家抗癌药品的跨国制药企业将直接从中获益。根据Insight数据库的统计,目前抗癌药外企独家品种涉及14家药企34个品种。例如罗氏目前进口的靶向药就有治疗HER2乳腺癌、胃癌的赫赛汀、治疗结直肠癌和非小细胞肺癌的安维汀、治疗淋巴癌的美罗华以及用于EGFR突变非小细胞肺癌的特罗凯、BRAF突变黑色素瘤的左博伏等一系列药品。

  罗氏公司有关负责人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很高兴看到政府宣布对“群众、患者急需的抗癌药品,要较大幅度地降低进口税率,力争降到零税率”的举措,这充分考虑到了广大患者对创新药物的迫切需求,体现了政府在推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提高药品可及性方面的不懈努力。

  勃林格殷格翰有关负责人对此也表示,对“抗癌药物力争降到零税率”表示欢迎。“我们看到中国政府也已经努力将一些癌症靶向治疗药物纳入国家医保目录。销售这些靶向治疗药物的企业也在通过降价和持续的患者援助项目来减轻医疗保险和有需求患者的经济负担。大幅降低进口药品关税,尤其是急需的抗癌药降到零关税,将有助于制药企业进一步探索更多降低这些药物价格的可能性。”

  国内仿制药企业将面临压力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底我国即对部分消费品进口关税进行了调整,自2017年12月1日开始,进一步降低包括食品、保健品、药品、日化用品、衣着鞋帽、家用设备、文化娱乐、日杂百货等各类消费品的关税,共涉及187个8位税号,平均税率由17.3%降至7.7%。

  上海交大医疗服务指数研究所所长曹健认为,抗癌药品零关税的推进,首先是带来价格上的影响,对于肿瘤患者来说将直接受益,也有利于降低医保基金的支出。不过,曹健也指出,对于国内从事肿瘤药物仿制药生产的企业来说,将面临较大的竞争压力。

  浙江贝达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列明告诉记者,降低药品的关税,特别是抗癌药品的关税,一方面有利于提升百姓的获得感、幸福感;另一方面,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加入ICH(人用药品注册技术要求国际协调会议)相关,是推进中国医药产业与国际接轨的延续。

  丁列明认为,抗癌药零关税的措施,短时间内,将对国内药企特别是仿制药企业的价格和利润带来巨大压力。不过,他认为,这一措施能帮助像贝达药业这样的创新企业提升创新能力,扩充后续产品线。“因为国家政策是建立在充分的知识产权保护基础上的,会使国际创新成果第一时间进入到国内市场,促进我国医药创新水平的提高,中长期来看,将会提高国内企业的竞争力。重要的是,国内创新企业要加快布局,研发和生产更多高质量的肿瘤治疗产品,在产品质量和价格方面保持竞争力,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和安全。”

  丁列明提出,希望同时出台针对国内创新药企业加快成果转化的配套政策,给予中国医药创新企业税收优惠,增加企业的创新再投入,以及国内创新企业走向国际化时给予保驾护航的政策。

  曹健预计,进口抗癌药的关税应该会逐步降低,刚开始患者可能感受不到这种降价幅度,而在国内使用量较大的抗癌药物,有望优先进入降税目录。

  盛诺一家广州分公司总经理庄时利和则指出,零关税之后,进口药品价格的降幅恐怕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大。他指出,目前国内进口药品关税其实并不高,一般在2%-6%之间,而部分药品原料从去年一月份开始,实际上已经是零关税了。“进口药品中真正高的不是关税,而是增值税,目前进口药品的增值税率是17%。只调整关税的话,对实际药品的价格影响不会太大。这就像去年进口冰岛三文鱼的关税从10%降到5%,但大家并没有感受到广州日料店里的寿司便宜了一样。”庄时利和认为,从根本上影响进口抗癌药品价格的三个因素,一是是否减免进口药品增值税,二是进口药品能否进入医保,三是国内可否研究出有效的替代药物,这些涉及医疗领域深层次的改革,也将给患者带来更多福利。

(责编:张桂贵、孙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