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兴奇典居家具萧广铎:臻品根基 宁曲不直

2018年03月19日11:09  来源:人民网-家居频道
 

  认识萧广铎的人对他的评价就五个字——“完美主义者”。可这背后,却是他几十年来对自己的苛刻,对工人的严求,对产品每一个细节的把控。

  匠之根 不跟风

  中山市合兴奇典居家具有限公司成立于1987年,作为土生土长的大涌人,董事长萧广铎从十多岁起便开始学习木工制作与家具设计,二十岁出头成立公司,他将自己的青春、热情、专注、坚韧都奉献给了这个行业,他对家具的热爱超乎寻常,在外人看来已经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对工匠精神的理解与执着是他一路前行的动力,制作卓越、打造臻品是萧广铎一直以来从未改变的目标,也因此他被评为“高级设计师”、“中国收藏家喜爱的红木家具艺术大师”。

  作为合兴奇典居的掌舵人,萧广铎唯目标而行。当红木家具市场火爆时,很多企业“扩”字当头,异军突起者有之,扩规模、扩产品、贴牌者更有之。他仿佛置身事外,在低头全心做自己的每一件产品,合兴椅、百兽图等经典一件件问世。当仿制风大行其道时,一些企业调转方向,亦步亦趋,甚至日进斗金时,他似乎眼中不见心亦静,专心致志的做自己的专利和设计,分别与意大利、法国、日本等知名设计师合作,雅典系列、雅式系列等专利产品源源而出。

  当唯材质论喧嚣尘上,很多企业纷纷掉头,材料成了唯一卖点,不明就里的消费者跟风热捧,不少企业由此赚得盆满钵满时,萧广铎依然我行我素。虽然有些郁闷,但还是信心坚定,因为他相信自己的选择,优质选材,精工制作。

  他说,我是工匠出身,工匠的烙印在我身上已经无法祛除,于我而言,对每一件产品的精益求精是我的责任,而对企业来说,“工匠精神”是治企之本,是打造高质产品的唯一途径。

  事谦虚 人严苛

  萧广铎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温文尔雅。对外,他为人十分低调,做事谦虚,凡是来合兴拜访交流的同行大咖、专家学者们他总是礼遇有加,再忙都会放下手头工作,向他们虚心请教,请他们指导,提供产品改进意见,然后进行认真研究,并立即践行。对内,他对工人们的要求极为严格,以致于在合兴,大家只要埋头做好自己的产品就好,倒是少有人去竞争公司的领导岗位。在这里,工人们想的单纯,做的也专一;他们只需担心一件事,自己负责的产品是否达标!若有新手,负责人可就要多些担待了,只要被老板检查出一点点瑕疵,可没有新老之分,搞不好会迎来一阵“疾风骤雨”训诫。

  合兴的工人们对老板又敬又怕,敬老板的真才实学,在此可学到好技艺;怕的是出一点错老板都不放过。时常有一些它厂的工人慕名而来,但能适应的不多。而一旦被录用,他们就都不愿离开,不仅仅是因为待遇,一旦他们做惯了精工产品,跳槽到其它厂再去做“稀里糊涂”的家具,自己都无法容忍。因此,很多人出去又回来,一做就是好多年,合兴十多年甚至二十多年的老工人比比皆是。

  木于人 似一体

  当你看到一车车壮硕的硬木树材拉过的时候,看到它们作为原材料码放整齐的时候,你有何感想?当拿到了大自然这些恩赐,又会怎样对待这些树中“贵族”呢?这关乎红木家具制作的根基。

  古往今来,“宁直不曲”是人们对英雄人物高尚品质的形容。这个词也是对木材的最直观描写;大多数人都喜欢选择高大壮硕、挺拔俊逸的直材,可萧广铎的看法不一样,他认为名贵硬木中的翘楚并不仅仅取自直材之中,而是另有精彩。问他为什么?答曰:对木材的了解。寻木多年,木于他,似一体,它的秉性、它的每寸肌肤都已经深入其心。

  “具温润,匀质地,声舒畅,并刚柔,自约束”是人们对红木的艺术写照。红木中的每一种木材,其自身的纹理形成由于生成条件、气干密度、生长轮、锯切角度的不同,芯材图案千变万化,无一复合,有的像自然水波纹,有的像人工版画,正是这些图案的变化,成为了家具材料美的重要组成部分。

  也因此,一些材质相同,外表上看上去似乎差不多的家具,售价却相去甚远。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比如工艺上的差别、雕刻的难易、用功的深浅等。但是最关键、也是最基础的区别在于选材与配料上。

  纹之美 在“芯”中

  故此选材可大有学问。比如同一棵树,树的上部、中部、下部的材质都不一样,更不用说不同树龄、不同规格、不同产地的树木;即便是同一树种,其硬度、光泽度、色泽等都会有很大区别。所以,为了做起来省事,又能质量好,就必定要选择材质尽量相近的,这就是很多人为什么青睐直材的原因。

  而萧广铎对弯材却情有独钟,尽其所能地去搜寻。他数次进入非洲,在热带雨林中与木为伍。通过日积月累,他发现弯木有一个小秘密,就是藏在其“芯”中的——木纹之美,与众不同。

  萧广铎打了个比方,他说,“如果大家见过瘿木(又称影木)做的家具就能了解我说的‘秘密’了。瘿木是老树盘根错节的部分或是病态树木的瘤,剖开后其横切面呈现特殊的纹理,美丽异常,有的还显现出一串串葡萄或芝麻般的花纹,匠师们将其称作葡萄纹或芝麻纹,因少见,所以非常珍贵。同理,弯材所呈现出的木纹与瘿木虽有不同,但若选用得当,艺术效果不相上下。”

  这就不得不提弯木的“出生”。弯木可以说是树林中“受尽委屈的孩子”。在热带雨林中,弯木所处的位置一般不佳,加上光照、周围树木以及季风雷雨等外部环境的影响无法正常生长,它们只能选择蛰伏。稍有机会便会紧抓不放,铆足了劲,见缝插针地往外伸展。如此这般,生长年限自然就要长于直材;因为无法挺直腰杆,外形看上去有些丑陋;最大的问题是出材率极低,开料难度极大,不受人“待见”成为了人之常情。

  但这树木的耐力极强,气干密度均高于同类直材,皆因其独特的生长过程。就如穷人家的孩子,在艰难环境下会变的格外坚强,深知自己底子不够好便能奋起直追,不断地充实自己,肚子里自然就“有了货”,这就是树与人的相同之处。特殊的生长使它的芯材愈加紧致,品质之美进一步显现;涟漪状的纹理,行云流水般的感觉由此产生;有些大的弯料因为木纤维长,纹理更加柔润,涟漪还会渐层和缓,如晕染般散开,怎不叫人惊叹。

  费心力 有所值

  弯木的另一个奇妙之处是一些纹理可以单独成形,弯木之所以弯是因为很多都木头或多或少受过伤,伤情使其改变了年轮方向,其受伤处(树栉)便形成了千姿百态的“鬼面”、“狸斑”等天然纹理,因不常见,制成后的产品非常受藏家喜爱。

  弯材少用的另一原因是开料艰难。一是浪费巨大,二是可选之才有限。要想选到材质相近、纹理相通的材料并非易事。比如一对圆角柜,若要达到木质颜色统一,花纹对称,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翻腾多少材料才能找出一对来。对于木材本身所具有的动物、花草、云、水、山等自然纹理图案,若要相得益彰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简而言之,弯材直材道理相同,材料选得好,纹路顺,走向一致,榫卯就好做,家具自然牢实。料配得好,色泽相当,过渡自然,看上去就会浑然天成,就能增加家具本身的价值。只是弯材所做的家具更能呈现木的个性与多样性,自然之美体现充分,价值会更高。

  “弯木低调,外丑“芯”美,纹理特别、密度紧致、图案格外纷呈;但把它真正做好了就是大功一件。”萧广铎说道:“我们虽然多费了心力,但消费者觉得物有所值,买到了好东西。就很值!”(周一/文)

(责编:张桂贵、孙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