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佛山看创新:一场大会透露新趋势

2018年01月15日09:36  来源:南方日报
 

  2018中国制造论坛上,专家学者共同对制造业未来发展之路建言献策。

  周其仁在论坛上作演讲。

  “20年间我多次来到佛山,如果说20年前的佛山与其他城市没有太大不同,现在的佛山则已经大不一样。”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朱森第说。

  1月14日,为期1天半的2018中国制造论坛在佛山闭幕。论坛期间,包括朱森第、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等30多位专家和全球各地逾1000多名企业家齐聚一堂,以佛山为样本,共论全球制造业变局下的新产业革命。

  依靠草根经济、民营经济崛起的佛山,被多位与会专家认为是观察中国制造业转型的重要坐标。而作为一个发展的样本,佛山制造业面临着全新的发展环境。

  低廉要素成本带来的比较优势已然消减,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产业正在加速与制造业结合。“佛山制造业的未来,在于对潜在需求作出积极的反应。”周其仁认为,包括利迅达、美的集团等已经在满足潜在需求上作出了很好的探索。

  企业主动深挖需求以外,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张燕生认为:“过去三十年佛山优势是低成本,未来三十年优势要变成走出去。”

  这既对全球制造业未来的红利演变与机会寻找进行了研判,也试图为佛山制造业构筑新型竞争力指明方向。

  “这是佛山一次学习机会,希望通过论坛为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提供创新思路和智力支撑。”佛山市市长朱伟说道。

  撰文:吴欣宁 叶洁纯 王雅铄

  摄影:戴嘉信

  编辑统筹:李杰伦

  观察中国制造业

  佛山探索具样本意义

  “20年间我多次来到佛山,如果说20年前的佛山与其他城市没有太大不同,现在的佛山则已经大不一样。”朱森第表示,佛山已成为观察中国制造业坐标点之一。

  这一方面体现在制造业对于佛山本身的发展意义。

  数据显示,2016年佛山市工业总产值为2.2万亿元,在全国大中城市居第六位。同时,与苏州、无锡、青岛、保定、洛阳等10个全国制造业较强的城市进行比较的过程中,也进一步凸显制造业对于佛山的重要作用。

  从工业总产值、工业增加值占GDP比例等指标来看,佛山在11座城市中的排名都较为靠前,其中,制造业占到佛山经济总量的60%,制造业产业的门类较为齐全,在比较样本中,这样的结构也较为少见。

  “可以说,佛山制造业是中国制造业的一个缩影。”朱森第说道。张燕生对此也有同感。他认为,这背后在于佛山制造业的发展靠的是市场,民营经济、草根经济。

  他对佛山过去发展历程进行解析。早年佛山以“三来一补”赚取到市场经济的“第一桶金”,但佛山并没有满足于代工,而是通过建立自主的知识产权、自主品牌、自主营销渠道等方式发展起来。

  “佛山过去发展30多年的辉煌成绩,靠的就是草根经济。”张燕生认为,这意味着,佛山能够做到的,中国其他地方也能够做到,彰显佛山的样本意义。

  另一方面,佛山制造业也在持续不断地探索新发展变局下的样本。

  “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会遇到‘成本诅咒’问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表示,制造业成本在达到最低点时,利润会达到最高点,但在这之后,随着规模的进一步加大,会带来管理等成本的上涨。

  要破解“成本诅咒”问题。他认为需要对潜在的需求做积极的回应,而佛山不少企业已经有很好的探索。

  比如像佛山利迅达机器人系统有限公司。早年在从事不锈钢产业的过程中,发现许多客户都遭遇招工的问题,为此其一跃进入到机器人行业,并且抓住“中间需求”,即机器人集成,并逐步发展为国内领先的机器人企业。

  “对原来不是我的事,他在意了,就开发出新的机会。”周其仁说道。

  新技术崛起

  AI、大数据积累新产业势能

  当前,全球制造业变局正处于剧烈的重塑中,成为大会关注热点。

  美国提出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推动智能感知控制等三大核心技术突破,以实现制造业再回流;德国以智能工厂、智能生产、智能物流为重点,重塑新制造业体系……

  “企业外部,市场环境由过去以产品为中心变为以客户为中心;企业内部,个性化需求带来生产流程改造的挑战。”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谭建荣表示,这倒逼制造业与新科技进行更紧密融合,从变革中寻找新机遇。

  “以人工智能、智能制造、3D打印等新技术为引领的新一轮产业革命正在全球兴起。传统的产业知识、技能可以通过这些新技术实现迅速积累和传播,这为中国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第四研究室主任、研究员许召元说。

  在这股新技术红利的影响下,中国开始涌现众多的新业态和中小创新主体。他们在全球新产业科技革命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最新一波人工智能浪潮中,中国企业将是重要参与者。在美国消费电子展(CES)参展企业中,中国中小企业占了很大比重。这些企业在人工驾驶、半导体技术等人工智能产业价值链上活跃探索。”汉德工业4.0基金创始人、原德意志银行亚太区投行执行主席蔡洪平说。

  在佛山,一批新兴业态同样为这座传统制造业大市积蓄着新的产业势能。据蔡洪平介绍,在不少高端产业需要的、依赖传感和网络技术的人机协作机器人领域,已有很多佛山企业在进行攻关,有望为佛山制造业打造新竞争力。

  同时,一批传统制造业企业也通过拥抱新技术,建立差异化优势。美的通过并购库卡,从家电企业向智能方案解决商转型。“我们还专门建立大数据、软件公司,为制造业提供端到端供应链解决方案和软件解决方案,东方航空、上海电器、比亚迪等都是我们的客户。”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说。

  新产业技术革命带来的另一个影响,则是逐渐让小批量定制化的生产成为主流。位于佛山的唯尚集团正是从这股个性化定制潮流中崛起的代表之一。

  “工业4.0的一大目的就是个性化生产,满足消费需求的升级。我们做家居定制,每天生产线上大概有7000个订单,每天生产50万片完全不同的板件,上百个花色品种,每块板上孔的数量、位置都不同。”维尚集团董事长李连柱说。

  走出去是必修课

  在全球产业分工中找准位置

  “世界在变,要素供应在变,市场需求在变;我们处在信息、技术更迭极其快速的时代,怎么做选择?”周其仁的发问正是所有企业家共同的疑问。他对此给出的答案是:持续建设企业反应能力,搜寻新技术、研发新技术、关注科技新应用、关心科学新进展。

  在论坛现场,围绕哪些新技术、产业领域值得佛山重点投入与发展,创新的路径又如何,多位专家也提供了建议。而这些建议蕴含的关于制造业变革趋势的思考与创新方法,对制造业革新突破具备启示意义。

  作为智能制造的重要分支之一,机器人产业的风口价值要得到更好发挥、中外技术积累差距需进一步缩小,是产学界的共识。

  “中国要深挖人机协作和服务机器人的红利,以此实现弯道超车。这类机器人不依赖减速器,而是靠传感、网络、数据、智能技术,且需要广阔应用市场。这些正是中国优势。”蔡洪平表示。

  他因此建议佛山企业关注3C、医药等对人机协作机器人需求较大的产业和市场刚性需求。“可以先从低端做起,并加强此类机器人的现场设计和应用设计。”

  除了机器人等硬件装备,软件系统能力的建设也应被更多企业提上议程。“发展智能制造和工业4.0,没有软件的驱动,机器人就如同‘植物人’。企业要加大对软件尤其是工业软件的投资。”李连柱表示。

  打造技术竞争力、练好创新发展内功的同时,企业还要以宏观战略眼光进行全球市场布局,在全球产业分工中找准有利位置。

  “随着发达国家制造业回归,制造业会向消费地集聚,以后美国买的鞋子可能也是美国产的。因此企业要加快全球化的步伐,投资和产业转移不仅要关注发展中国家,也应重视发达国家和地区。”许召元说。

  此外,以新思维开拓“一带一路”市场,也是企业可以大有所为的策略。张燕生认为,企业一定要抱团走出去,以集群或是产业链上下游形式出海,一方面和海外当地企业进行产业协同合作,另一方面同美日欧跨国公司共同开辟第三方市场合作。

  “过去三十年佛山优势是低成本,未来三十年优势要变成走出去。”张燕生说道。

  周其仁剖析七个佛山企业案例,畅谈制造业发展未来:

  对潜在需求作出更积极反应

  “今天新的情况是什么?明显的需求都满足了,潜在的需求正在源源不断地产生,这中间永远有企业家不可替代的职能。”周其仁说。1月14日,在2018中国制造论坛现场,周其仁以“对潜在需求作出更积极的反应是佛山制造业未来”为主题作演讲。

  难以躲避的“成本诅咒”

  以美国曾经辉煌一时的钢铁行业为例,周其仁提出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会遇到“成本诅咒”的问题。

  他表示,成本曲线从侧面看就像一个碗,所有的成本降低以后还是会升起来。通过规模效应,把成本摊薄后,成本达到最低点时,利润会达到最高点。但是达到最优点后,成本就会上升,因为达到一定的规模,管理等成本会更高。

  “要对付‘成本诅咒’问题,就要不断推出新的成本曲线,用同样的代价,生产更大的价值。”周其仁表示,在当前信息技术极其快速发展的时代,能否让成本曲线抵抗住“诅咒”,关键在于对新产品、新技术进行选择,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会把潜在需求开发出来,把潜在用户变成客户。

  “佛山过去几十年的发展,看家本领其实是在满足客户的要求。”周其仁表示,过去的需求是很明显,所以需要敢为人先去满足明显的需求,现在的明显需求已经被满足了,很多潜在的需求正在形成。

  论坛现场,周其仁提及7家佛山企业案例,包括海天、飞鱼、利迅达、东方麦田、精艺金属、中国联塑和美的。

  佛山利迅达机器人系统有限公司从不锈钢领域切入到机器人行业,是基于看到客户招工难的痛点,而联塑把一个小管道做出大生意,靠的是不断拓宽产品应用场景。周其仁认为,他们的共同点都在于,敏锐把握住客户潜在需求。

  靠近市场组织资源配置

  “广东精艺金属股份有限公司非常有意思,他是把对手当客户的。”周其仁介绍,精益金属不仅替空调机的厂商研发关键部件,还把自己研发的新设备卖给其他制铜企业。周其仁借此提出,商业活动永远会有更高的境界,只要用心去研究和琢磨,就不会被成本曲线打垮。

  “方洪波在美的上任后,主动在全国退掉六七千亩地,把资金回流后作为研发资金,并主动砍掉低附加值产品。”以美的为例,周其仁进一步阐述为了满足潜在的需求,还需要企业家能够灵敏地做出反应。

  “一条生产线就是一支队伍,企业家的‘战区’就是靠近消费者的那个灵敏点,一旦发现‘战机’及时捕捉,所有资源聚焦后迅速形成作战能力,这样才能迅速打开市场。”周其仁建议,珠三角许多产业靠惯性在支配,要学美的当断则断,在公司的组织上也要靠近市场来组织所有资源配置。

  “技术如果不能去满足需求,就成了纯粹的人类智力的表演。”回归到对新产品、新技术如何选择的问题,周其仁强调,企业家不是发明家,不能为技术而技术,为新而新,而应该为潜在的客户搜索新技术,解决用户需求问题。如果现有的技术没有,就要组织研发,真正让创新落地。

  “创新是一个长链条,要有科学家、天才、技术狂人、黑客、创客等各种角色,但是归根结底离不开企业家,因为如果没有企业家,眼花缭乱的技术最后不能变成产品。”周其仁说。

  对于佛山的未来,周其仁认为需要一头向潜在需求深挖,另一头为了满足需求,改善企业组织,加强企业响应能力等,而企业家永远是在这中间发挥作用。

  ■声音

  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朱森第:

  佛山是观察中国制造业坐标之一

  制造业在佛山具有重要的地位,佛山是全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综合改革试点,可以说佛山是观察中国制造业坐标点之一,佛山现在的转型和变革正在进行破晓之旅。观察佛山可为中国制造2025的深化提供有力的探索路径。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张燕生:

  佛山可建立跨境的创新体系

  佛山过去35年的辉煌靠的是工业。当下佛山已经进入到创新驱动阶段,但是我们的制造业仍然大而不强。佛山的未来要实现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怎么使制造业、工业加大创新投入的强度,怎么提高创新产出和发明专利申请的增长效率,这对佛山未来的转型很重要。

  佛山经济面临着从“养孩子”到“领孩子”的转变,发展内生性增长因素,佛山人喊出的口号是对标德国、对标欧洲,怎么对标?

  这需要佛山建立起一个跨境的创新体系,用好全球创新人才、创新资源、创新要素。佛山把德国大众引入佛山,让民营企业可以就近观察德国全球跨国公司如何管理、如何配套、如何创新、如何销售,是个好的探索。

  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

  以效率驱动建立新成本优势

  目前,隐形成本都在显著上升。要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我们必须要寻找新的模式,寻找新的盈利能力。

  转型方向之一就是保持成本优势,这一策略的根本是要以效率驱动建立新成本优势,但要注意效率驱动并不是简单的“机器代人”“无人工厂”,而是一个系统化的工程。同时,通过产品、技术、商业模式的创新建立差异化能力,也是转型的一大重点。此外,企业还要进行产业间转型升级,也就是进入新的产业很重要。

  维尚集团董事长李连柱:

  工业4.0促大规模个性化定制

  10年前中国的家居行业已开始遭遇同质化严重、价格战等问题。那时候我们开始采取和和传统家居厂完全不同的策略。传统的模式是工厂生产什么,消费者购买什么;而维尚的做法是,消费者想要什么,我们就定制什么。

  “中国制造2025”整个体系当中,大规模个性化定制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方向。我认为工业4.0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让企业大规模生产个性化的产品。

  个性化定制中,软件发挥着关键作用。今天在发展智能制造、工业4.0时,如果没有软件,买再贵、再先进的机器人都无济于事。企业要舍得在信息系统、软件上投资。除了软件,佛山企业还要加强服务思维,利用掌握的数据为客户服务。

(责编:张桂贵、孙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