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光正:木雕艺术应当满足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2017年12月07日13:44  来源:东阳工艺美术
 
原标题:木雕艺术应当满足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对话中国木雕专业委员会主任陆光正

  全国家具(红木雕刻)职业技能竞赛总决赛将于第12届“东博会”期间举行,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木雕艺术专业委员会主任、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陆光正从“以赛促技”“以赛促产”的角度出发,畅谈了此次比赛与东阳木雕红木家具产业发展之间的联系。

木雕艺术应当满足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对话中国木雕专业委员会主任陆光正

陆光正创作室精制的红木家具

陆光正(左)与明堂红木董事长张向荣交流木雕技艺

  记者(以下简称“记”):东阳木雕和家具的渊源如何?

  陆光正(以下简称“陆”):东阳木雕出现的时间远较红木家具产生时间要早。除了作为建筑装饰手段,东阳木雕还被广泛应用于家具装饰上,东阳人喜闻乐见的“十里红妆”就是东阳木雕的附加产品。作为一项客体艺术,东阳木雕以其丰富全面高超的平面浮雕技法见长,可以和许多木制品紧密结合,红木家具也在这个应用范围之内。 东阳木雕与家具结合的历史很悠久。19世纪中期以来,上海、香港都有许多东阳人开设作坊生产木雕家具出口,像港督送给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结婚礼品就是东阳雕花樟木箱。我在原东阳木雕总厂工作时,雕花家具是主要出口产品,形成了完整的产品体系。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东阳木雕家具是全县出口创汇主力,产品行销80多个国家与地区。

  记:东阳木雕和红木家具之间存在什么样的必然性?

  陆:精湛的技艺和悠久的历史叠加,让东阳木雕在家具装饰方面积淀了丰厚的底蕴,也形成了区别于苏作、京作、广作等家具木雕的独特优势。改革开放后,红木家具在广东兴起,大量东阳雕花匠挟技南下,助力做大了一方产业。与此同时,苏作、京作红木家具的振兴,也离不开东阳木雕的支撑。借助这次大赛,我们东阳选手也可以重温历史,汲取东阳木雕在家具制作中的传统智慧。作为国家级非遗项目,当下东阳木雕的正确传承比盲目创新更重要。 2006年前后,随着东阳招商引资力度增大,当年南下打工的东阳雕花匠逐渐回流创办红木家具厂。个别地方如画水,这一趋势更早,上世纪90年代末期就有人回归办红木家具厂。2008年金融危机,广东红木家具产业受到重创,东阳雕花匠大量回东,一些原在广东红木家具厂担任管理人员的佼佼者在家乡办起了家具厂,政府因势利导,东阳木雕红木家具产业由此崛起。

  记:通过梳理这番历史,是否可以比较一下红木家具和东阳传统雕花家具的异同?

  陆:东阳传统雕花家具多以白木为材料,如樟木和各类杂木等,质地较软,木质一般,为大多数百姓易接受。但也有少数富贵人家运用花梨、紫檀等高档材料制作家具。软木大量应用为木雕提供了很大的用武之地,东阳传统家具中的床、箱、桌、柜以及脸盆架等五大系列“无所不雕”,还催生了“千工床”“万工轿”等独特的家具符号。加上地区文化审美使然,雕刻题材内容几乎“百无禁忌”,除了红木家具中通用的吉祥纹饰和寓意图案,东阳传统家具上的木雕大量引用古典戏剧、神话传说、历史故事、传统礼仪、家教、家训文化等经典内容,有较高的儒学教化意义。所以,东阳传统家具上的雕花内容之丰富、多元,是红木家具不能比拟的。当然,红木家具作为一种世界性的文化产品,它的雕刻内容有严格的限制,以迎合文人、商人和皇家的审美为主。我们需要厘清红木家具的雕刻范式,在这个基础上,严谨地融入时代审美和传统文化,而不能天马行空。在红木家具上雕刻是“戴着镣铐跳舞”,但也更具挑战性。严格地说,红木家具非常注重造型,它的雕刻尤其讲究线条张力,构图则以典雅空灵见长,与东阳传统木雕的平面雕法还是有较大的差别,需要我们下苦功研究。前辈们已经在精美家具中留下很多技法和与家具本身高度结合的艺术表现手法,为我们做了很好的榜样。这也是大赛的意旨之一,引导大家研究家具雕刻。

  记:当下的红木家具雕刻处于什么样的状态,有什么发展趋势?

  陆:2009年前后,东阳的红木家具雕刻业务饱满,几乎所有家具都雕花。因为没有认真研究红木家具雕刻,结果走入了误区,原本的木雕优势反而成了被人诟病的劣势。说实话,那个时候,看到那么多小叶紫檀、大红酸枝等高档红木家具因为木雕不过关而沦为“傻大粗黑”的庸品,我很心痛!这一现象的泛滥,加上明式家具的回归、新中式家具的冒头,到2012年后,红木家具雕刻大面积缩减甚至销声匿迹。 这两种极端现象都不可取,我们对红木家具雕刻必须秉持理性态度,重新审视红木家具的“型、材、艺、韵”,认识到此四者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木雕在红木家具里归属于“韵”,它无法脱离家具的器型、材料、工艺而独立存在。完美的雕饰,就像是红木家具的“皮肤”,与生俱来,自然和谐,让人感觉它就是从家具上“长”出来的,而不是人类附加上去的。 所以,木雕在红木家具上永远不会消失。相反,未来随着我们对家具木雕的研究深入,随着振兴传统工艺战略的实施,随着文化自信的增强,木雕在红木家具上将会更有作为。我担心的是,若干年后,人们对家具雕刻的需求增加了,擅长家具雕刻的工匠群体却不见了。

  记:为什么会有这种担忧?东阳木雕的生产性保护一直走在全国前列的!

  陆:东阳木雕的生产性保护走在全国前列,应该说是东阳红木家具产业的发展起到了很大作用,为这项传统技艺提供了操练的平台。精雕机的大量使用提高了生产力,降低了成本,让东阳红木家具拥有了价格优势,却也打击了手工雕刻的积极性。东阳木雕作为客体艺术,优势与劣势并存。优势是它黏附力强,应用面广;劣势是黏附率高的产业“打个喷嚏”,东阳木雕就要“重感冒”。所以,东阳木雕与红木家具产业是唇齿相依的关系,必须互相促进,抱团融合。建议在中高端红木家具产品中增加人工雕刻制作比例,在机雕基础上,做好手工修光。这项工作做得好,比外省市纯手工雕刻的家具都要好。高档的材料如小叶紫檀、大红酸枝等,我的想法是必须用纯手工雕刻。今年上半年我捐赠给湖州红楼梦文化研究所的红楼梦主题画案,就全部手工雕刻,满足了红木家具的实用、欣赏和收藏功能,不过这是从收藏的角度出发。 这次我们东阳承办红木雕刻职业技能大赛,就是在弘扬“工匠精神”的时代背景下,呼唤手工雕刻回归,辩证处理手雕和机雕的关系:机械和人力不是对立关系,完全可以融合得更好。

  记:我们应该怎么样拓宽东阳木雕在红木家具产业中的发展途径?

  陆:党的十九大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所有的工艺美术从业者都要适应新形势,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美好生活需要对人们的日常生活美学提出了更高要求,也为木雕艺术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木雕是美的艺术,更是生活的艺术。 具体到产业层面,木雕和红木家具融合要从三方面着手:一是考虑宜居,木雕要服务于家具的实用功能,不能损害家具的使用安全,不能为了炫技而降低家具的稳固,更不能威胁使用者的生命安全。此次红木雕刻大赛规定雕刻厚度不能超过6毫米,就是从家具安全考虑。二是考虑材料,并非所有的材料都适合雕刻,有些材料可能欣赏其本身的纹理就够了,有些材料适合雕刻但要选对题材和内容,像条筋多的红木就不适合雕刻人物,因为不够美观。三是考虑造型,木雕技法与图案要契合家具造型,像弯曲的扶手可以随形圆雕,平面的可以浮雕,各部件的雕刻都要保证造型不走样、结构不松动。

  记:近年来,国内对红木家具消费量大幅增长,国外市场却还有很大空白,如何开发占领?

  陆: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给中国红木家具产业以及传统工艺美术产业指明了崭新的途径。“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都是我们的市场,“明堂”红木目前就接到了订单。东阳木雕红木家具要拓展“一带一路”市场,不能简单地延续、复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模式,因为消费思潮、消费对象、市场结构尤其是国际家具市场变化很大。我们要做详细的调查,掌握沿线国家的消费需求,尤其要准确深入地把握各国的文化心理,在雕刻内容上不能“张冠李戴”;同时我们要讲好“中国故事”,把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输送到国际市场上,传播中式生活美学主义,让国际家具市场劲吹“中国风”。 木雕语言也是文化传播语言,可以引导意识形态。每个艺术从业者在本行业务知识之外,都该学点政治知识,提高政治敏感性,更好地指导我们的木雕艺术创作。像去年杭州G20峰会,东阳木雕和红木家具能进入会场,就和高度的政治敏感分不开。政治直接影响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必须有政治觉悟。12月份,我准备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一带一路”主题木雕展,这也是我从事东阳木雕60年来对国家政治生活的一种回应。没有党和国家的好政策,就没有东阳木雕的大繁荣大发展!

(责编:张桂贵、孙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