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阳红木家具行业协会李黎明:“中国红木看东阳”不是梦

2017年11月30日18:33  来源:人民网-家居频道
 

  在中国几大红木家具产区中,浙江东阳发展迅猛,地位突出,是全国著名的大型红木家具产业集群之一。此有赖于东阳一大批有识之士的慧眼独具和着力推动。东阳红木家具行业协会会长李黎明是其中重要的推手,他的业务涉及多个行业,但红木家具始终是他钟爱,这源于他生于斯,长于斯。他说:“东阳的木雕技艺有深厚的历史基础和文化渊源,如果在我们这一代没有被发扬光大,甚至失传,就是严重失职。”历史上的东阳是著名的“百工之乡”、“中国木雕之乡”,各种技艺正是通过红木家具这一载体得到继承和发扬。尤其是从2009年始由东阳红木家具市场牵头举办的红木经销商大会已连续十余届,为活跃东阳市场、引领区域特色经济蓬勃发展、助推东阳家具品牌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目前东阳红木家具产业现状又是如何呢?笔者就这一话题为核心与李黎明进行了交流对话。

东阳红木家具行业协会会长李黎明近照

  笔者: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红木家具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肩负着传承与发展的责任。于东阳而言,如何强化红木文化自信、讲好东阳家具故事呢?

  李黎明:东阳传统文化底蕴丰厚,红木产业结构与其它地区有所区别。它有两个模块,其一是传承;作为百工之乡,东阳的工匠(木匠、雕花匠、油漆匠)等都属于传承模块。它的显著特点是与时代,与文化相结合。比如,东阳家具里很多木雕素材都来自于生活,东阳也因此大师辈出,亚太、国家级、省级的木雕大师、工艺美术大师等人数众多,他们成为了传承主题,不仅创造了东阳红木,其作品和现代红木家具成功嫁接,使得东阳红木家具带有了显著的“东阳特色”。

  其二是东阳产业的发展符合现代产业发展思路,形成了产业化、规模化集群效应。东阳最近提出,要通过兼并重组、做大做强红木家具企业,实际上是对目前红木家具行业的一些散乱、品牌意识弱等问题的对症解决。以龙头企业带头来保留东阳木雕、竹编等工艺的传承,通过降低红木家具的制造成本来提升家具产品的性价比,增强抗风险能力,利用“百工之乡”与红木家具相关联的地域文化,将现代技术与传统技艺相结合,继续创造“东阳个性”,讲好“东阳故事”。

  笔者:东阳红木产业近些年取得了卓著成就,这些成就的取得离不开一大批无私奉献者,您作为其中的主要推手,在推动产区的发展中倾注全力,做了很多工作,为地区产业发展打下了牢固基础,您能具体谈谈吗?

  李黎明:以东阳红木家具市场为例,它的经营面积超过7万平方米,我们当时的定位是不与本地区的红木家具厂挣饭碗,通过活跃市场来推动整个产区发展,以此来打开“东阳通道”。其原因是市场初建时只有167家在册企业,规模都很小,全部税收加起来也只有两三万元,他们非常缺乏市场和平台。因此,我们首先要让大家认知东阳,以走街串户的形式与红木经销商对接,把散结在全国各地的经销商和客户串起来,使客户端形成一个有需求的链条,通过这个链条召开中国红木经销商大会,初期并未采用展览会形式,而是让来东阳的客商到各企业和工厂去,由此搭建起一个对接平台,让商家和厂家面对面对接,此中我们加入了许多内涵,以一年一度的“东作”家具评选来引领厂家,从产品的更新换代和创新上展示自己优势,以此通道传递信息给那些对红木家具有兴趣或者有需求的潜在客户。

  同时,我们把评选出的优秀作品以专著的形式整理出版,已连续出版了6册,在全国各大机场都有售。此外,我们创办的《东作》杂志亦成为厂家与商家互通信息的纽带,在产区宣传上我们下了大力气,在《新闻周刊》、《三联生活周刊》等多家知名媒体上大幅度宣传,在《中国民航》等航空杂志连续几年广告,仅此一项前后三年就花了一亿元,因此带来的效果也非常显著。从第一届只有200余人参会到第四届达1300人,第五届起一直稳定在2000人以上,交易额从最初期几万元到今每届稳定在两亿元左右,呈以几何数增长。

  笔者:经过这些年的高速发展,东阳红木具有了一定的品牌影响力。那么,东阳红木的产区优势主要表现在哪几方面?竞争力是如何体现的?短板和不足有哪些?在提升品牌优势和话语权方面要怎么努力?

  李黎明:东阳产业优势实际上就是东阳人的优势。第一,这里是百工之乡,不缺优秀的工匠和精神;第二,东阳的工匠是以传承为本,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第三,东阳人的现代企业投资意识很强,在其它区域还粗放式制作时我们已经在做现代厂房,引进了数控车床等先进设备。关键是我们将设备与产品进行优化,某些产品主要部位依然由手工完成,其中的雕刻、修版有可能还是出自大师之手,所以拿得起、放得下是东阳精神的体现。另外,东阳人不急功近利,像明堂家具在G20峰会场的表现就很好营造和推广了区域品牌;在国家博物馆、人民大会堂等一些国内外重要场所都有东阳红木家具的身影,由于企业抛开眼前利益,平台提升很快。

  东阳的不足和短板实际上是整个产业的不足。首先要对原辅材料进行加速创新,与现代生活相衔接,走出红木意识,强化现代家具创意,进行多材料整合,引进皮质、软式等制作,先人一步才有机遇。第二,东阳家具市场要重新整合,过多就烂了,各市场要明晰定位,让来东阳的客商通过不同定位来找到他所需要的产品。比如东阳红木家具市场,现在个性化特装越来越多,商家从以前的模仿复制到现在的个性鲜明,已将自己的文化意识、文化烙印相结合,达到从文化传播到产品传播的高度。

  笔者:环保问题涉及众多红木企业,有人认为此举是行业的新一次“洗牌”,有人则认为的是对产业的一次大“升级”。对此,您有何看法?其对区域产业发展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李黎明:环保问题实质就是污染源的问题。红木家具污染问题来自三方面,粉尘、气味、污水。家具制作从开料到砂光,老方式灰尘多、噪音大,现在数控技术都解决了。比如噪音,现代带水锯几乎无声;以前人工开料锯缝一公分,而机器误差只有一毫米。除降低污染源的排放量外,制作垃圾可变废为宝,比如锯沫扫起来可卖,做成香包等工艺品。在工艺制作上东阳很早就开始技改,采用吸尘等无污染设备。对于没有环保意识的企业,要促使他们从利润里要拿出一部分费用来补上环保这一课,使其提升效益,延长生存周期。

  技术上要进步,设备上也要同步,所以产业升级的投入和产出是相对应的。如以前几个人拍拍脑袋就做做家具的时代不会有了,如此所付出的价值和成本要比别人高很多。降低成本是发展要素,所以要在提高技术和劳动生产率上下功夫。做好污水排放的收集处理是其中关键,好材料可以直接擦漆、打蜡,现在很多环保漆也很好用,再引进烤漆房、喷漆房等先进的技术和工艺,红木家具的性价比会大幅度提高,竞争优势自然就有了。

  笔者:红木原材料问题虽然是个老话题,但一直以来备受大家关注。近年来很多原材出口国限制进一步升级。今年越发严格,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企业该如何应对?

  李黎明:我觉得这是两个概念。第一,《红木》国家标准 GB/T 18107--2000在颁布之前,传统的红木材料就是红酸枝等三大样,到2000年定为5属8类,有很多科属类别相同的材料并未收进来。第二,红木是深色名贵硬木的一部分,现在还有很多新材料在管孔、气干密度等指标上与国标红木相差无几,我认为家具是拿来用的,除了传承收藏等极小部分以外,要强调它的使用功能,弱化材质,提升强化深色名贵硬木概念。如此,目前还有很多材料可选,从这个角度来说深色名贵硬木的广度还很大。

  笔者:据悉,东阳产区有3000余家企业,但在发展规模与品牌建设上,大企业与中小企业呈现两极分化之势。在此情况下,未来要如何发展?

  李黎明:东阳经销商大会开到第五届时我们就提出,东阳要走两条路,第一要走“小而专”,第二要走“大而全”。比如东阳有企业是专门做茶台的,他们只做六个品种六个款,因此劳动生产率就很高;其一次可能下500套产品料,全部流水线作业,人工的工资并不低,但出材率上去了,成本就下来了,工厂整体周转率也得以提高。做专做精是出路,比如做板凳、做花架等只攻一项,各取所专,所以小型企业的风险在于转型升级走专业化道路,应以技术见长。大型企业的风险是在于产品的创新,创新跟不上压力会很大,如果材料选择不准也会出现问题。

  东阳未来发展空间很大,从目前的3000余家企业发展来看,我个人认为,将来有规模的应该在300家左右。有个性、能够得到传承的可能会出现100家。其它2000多家小型企业应该做自己独有产品,通过组合共同发展,比如以合作社的形式来做,还以做板凳为例,20家企业有50款板凳就很强了。另外小微企业可为大企业提供服务,比如做一条生产线需20人,做收加工费就可以了。一些手工开料、手工取胚、手工雕刻等机器替代不了的,正好可以发挥所长。如果什么都自己来做,最后的结果企业可能就死了;大家在同一个高度、同一平台上相互竞争、互相切磋,效果会大不一样。文化方面,东阳木雕已成为一个体系,“东作”概念由此形成;东阳还有全国唯一的木雕家具设计制作专业学院,每年毕业数百个大中专学生,有充足的“新鲜血液”和后备力量补充,他们都是现在和未来东阳红木家具产业发展中坚力量。

  所以,我们在顺应产业变化的同时,比别人快走一步就有使命、有能力引领行业快步走。东阳市场下一个五年计划正在酝酿实施中。相信未来三至五年,通过整合发展、精塑品牌,东阳依然能引领产业风向,继续打造“中国红木看东阳”的牢固地位。(文/周一 摄影/庞翠华)

(责编:张桂贵、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