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之行张行保:中和艺术畅行红木江湖

北京商报

2017年09月06日08:58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行之行张行保:中和艺术畅行红木江湖

  他主张把传统家具放到今日审美体系下改造,引领红木行业破除“惟材论”,重拾红木家具文化内涵;他看到传统红木家具与当代红木家具需求的不同,又成为二者交流的桥梁;他相信锐意进取的力量,又接受了万物一体的中和本质。

  他是张行保,行之行红木家具与中和艺术空间创始人。2017年,当众多红木家具品牌陷入销售疲软、增长乏力之际,行之行在京城的展厅面积依然保持同行之首,发展态势相当平稳。历经20多年的商场淘洗,张行保与他的品牌一同树立起良好的口碑,从红木江湖到中和艺术,一路畅行自如。

  命运轨迹

  “边走边干、边总结边继续干,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命运轨迹,这是大家共同的目标和方向。”

  桌面是一张象棋盘,楚河汉界,泾渭分明。2017年的一个春日正午,微热。把中式外套对折搭在椅背上,脱下黑色皮鞋,左右小腿上下交叉并拢,盘腿坐在沙发上,张行保就像一个随时可打坐入定的高僧。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品着一壶茶,他与北京商报记者轻松地聊天,往事历历,命运轨迹由远及近,铺陈到面前。

  “行”,是张行保生命与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字。他的名字中间有“行”、他的书房名为“行恕居”、他用半生精力打造的品牌叫“行之行”、年逾不惑时感悟出人生本质就是一场“修行”。

  不过,当2003年33岁的张行保看着“行之行”三个大字镌进大匾之时,还未意识到十年后的自己会对“行”这个字有这样深刻的理解,那时候他还着眼于尘世中的疆域概念:“学在山东,立在北京,行在世界。”

  学在山东。“我17岁时,父亲让我跟矿上的木工师傅学习木工技艺。父亲并没有强迫我,只是有两句话我很有感触,一句是‘艺不压身’,另一句是‘你学会了可以不干,但是掌握一门手艺在需要时有用’。父亲宽松的态度和商量的语气让我无法拒绝”。从山东淄博一个矿上木工的小学徒开始,张行保与木材、家具结了缘。17岁拜师学艺、18岁自办木器加工厂、19岁创办新潮家具店,在木工工艺方面颇有慧根的张行保,成了淄博远近闻名的小木匠。

  立在北京。27岁时,张行保受一位浙江温州供货商之邀来到京城。“我先从经销做起,从香港、深圳、东莞、苏州等地代理家具,在亲自采购家具的过程中开了眼界、长了见识,还看到了商机,并确立了后来的主营业务:红木家具的营销和推广。”2003年,“行之行”商标注册成功,行之行家具有限公司,在北京立足。

  行在世界。这里的“行”字,体现了张行保的世界观。行,有走、做、干、闯、好、可以、满意等多层含义。将公司取名 “行之行”,“行”是个多音字,在人们琢磨它该怎么读时,就产生了印象,难以忘怀。“继承传统、求实创新、诚信创业、传承文明”,这十六个字被张行保定为公司理念,他的目光所及已经不仅是中国,而是世界;他的职业生涯,也从红木世界本身拓展到文化世界。

  当行之行走上推广新中式红木家具道路之时,年届而立的张行保也毅然踏上了一条入世修行的道路,他的道场不在远山深林,而在此时、此刻、此地。仰望中国家具传统,俯观当代社会需求,游走于传统与当代的缝合处,行之行的新中式家具将自己的角色定义为承上启下者。“边走边干、边总结边继续干,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命运轨迹,这是大家共同的目标和方向。”用这样淡然而富有哲理的语言总结自己的事业与生活,张行保脸上荡漾着不经意的笑。

  挑战传统

  “把传统家具放到今天的审美体系下,才能发挥最大价值。”

  道路阻且长。无论是行之行建立伊始的20年前,还是行之行纵横江湖的20年后,红木家具行业一直笼罩在两大误区之中,这对修行中的张行保来说,既是可能让他误入歧途的诱惑,又是攀登到新高度的垫脚石。在成为一个连接传统与当代的纽带之前,他需要做一个对传统的挑战者。

  第一个误区是“买红木就是买木材”的“惟材论”。海南黄花梨一木难求、越南黄花梨也已按斤论价、小叶紫檀正受到假冒品冲击、老红酸枝供不应求,伴随着红木资源枯竭,越来越多的收藏者将红木材质作为挑选藏品的惟一标准,即使做工粗糙,照样拥趸无数,如此轻松即可敛财,不少人便荒废了手艺,沉浸在木材材质的追求与炒作中。

  第二个误区是完全照搬传统,不允许有什么变化。“新仿品,很多人认为只要参考原样,照搬照抄、复制出来就够了,但我经手过眼的多了就开始思考,一味仿制、照搬是没有意义的,要做出时代感和新意。”张行保认为,传承不是拘泥,而是因应时代的变化而做出恰当的改变。

  “器以载道”,是张行保和行之行对这两大误区的解决方法。家具只是外在的“器”,是一个文化载体,而不单单只是木头,需要考虑文化、历史、艺术等多方面的价值。带着这样的思路,张行保并未沉沦于收藏名贵的木材,而是发出了“买家具不是买木材”的呼吁,并从造型、工艺方面开始了自己的新中式改造,向传统意识发起了挑战。

  一个典型的挑战事件源于1999年一次在贵宾楼饭店招待香港朋友的经历。张行保在就餐时一眼就发现,恢弘的酒店大堂摆放的家具尽是尺寸较小、格局不够的西式沙发或中式扶手椅,空间不够协调。搜索脑海中类似的空间和家具搭配案例,张行保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是否可以把故宫里皇帝宝座加以改造,变成适合现代酒店空间的家具呢?

  饭罢,张行保便将想法付诸实践。从尺寸、格局来看,宝座与酒店大堂空间很协调,关键在于增加舒适性和轻便度。降低坐面高度,在坐面、靠背处辅以软体,几处简单细节的改动,为原本威仪却不舒适的故宫宝座增加了实用性;去掉托尼,缩小整体体量,这样一张既大气又不失舒适的椅子摆放在酒店大堂中,相比周围千篇一律的西式风格沙发或中式扶手椅,新颖独特。这款产品后来被行之行投放市场,连续几年都供不应求,十余年间仿制品已经超过1万套。

  破除对外形、材质的迷信,更关注家具在空间中的协调性、实用性和美感,张行保敏锐地抓住了红木家具的本质。在他看来,只有把传统家具放到今天的审美体系下,才能发挥其最大的价值。太和殿搭配雕龙画凤的家具,这是它的环境需要。不同的家庭、不同的场景,也需要融入不同的风格元素,因势利导、应时而变,方能适应市场。行之行以传统家具为基础,推出的一系列产品均获得市场好评,从传统来,在当代用,敢于挑战,价值顿显。

  中和传承

  “没有根的传承,发展也只能是昙花一现,不能长久。”

  17岁时,张行保为了生存而进入木匠行业,行之行成就了他的事业;到2013年,已过不惑之年的他开始思考一个终极问题:温饱无虞之后,要到哪里去?

  他决定突破过去的自己,再度出发。当整个社会都将创新捧上神坛时,他后退一步,回头寻找中华文化传承脉搏。

  2015年11月21日,首届中和中国古家具·文房收藏邀请展在北京朝阳区高碑店古家具街190号中和艺术空间开幕。这是一场古玩藏家的藏品交流,最大的主角不是正受市场欢迎的硬木家具,而是古老却稍显冷僻的漆木家具。享有“国内漆木家具收藏第一人”的著名藏家马可乐、原任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馆长的柯惕思、在仿古家具业内素有“南伍北杨”之称的伍炳亮与元亨利董事长杨波、著名古典家具专家张德祥等20多位收藏大家带着得意藏品前来展览,其中部分家具既未经图录出版过,也没有在媒体中亮相过,属于藏家珍藏秘玩级别。

  张行保是这场活动的策展人,为了这两个月的展览,他历时两年准备。承办展览的中和艺术空间,是他2013年注册的中和圆通文化有限公司旗下的展示厅。“中,不偏不倚,不上不下,不左不右;和,人生在世,与天和,与地和,与人和,和生万物。”相比锐意进取的行之行,定位于文化交流和展示平台的中和艺术空间意境更为深沉博大。

  中和艺术空间开放之后,不断有人问张行保,行之行已经是一个金字招牌,为何要另起炉灶?他的回答是:“生活是一个不断超越自我、不断升华的过程,行之行创立于2003年,中和空间成立于2013年,刚好是十年磨一剑。十年前在做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去;十年之后要做的事情,要建立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

  在没有人们熟知的行之行品牌做背书的前提下,张行保要把中和艺术空间做得比以前更好。有人提出质疑,出身新仿家具的张行保,筹办老家具的展览,是否有些不务正业?张行保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反驳道:“我觉得这才是我的正业,做新家具的如果只关注新家具,视野格局势必狭窄,也做不好新家具。我们一直诟病同质化问题,背后原因就是因为很多从业者没有机会看到老家具,也没机会去见识和交流。”

  搭建平台,游走于当代生活需求和古老文化传统之间,接近天命之年的张行保,朦胧中感觉到使命的召唤。他明白,没有根的传承,发展也只能是昙花一现,不能长久。“文化传承是个好事儿,我们现在有条件做而不做,还指望谁做呢?”

  自成风格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家具是什么风格,张行保是什么风格,它就是什么风格。”

  在家具制造中沉浸了近30年,张行保愈发随心所欲,他不再用眼睛、用大脑去判断家具在空间中的位置是否协调,而是打开全身触觉,感知自己在一个空间中是否愉悦。带着记者在中和艺术空间转一转,他突然在一个空间陈设面前站立许久,缓缓把一块枯石盆景搬到另一处,才像抚平了心头的一处褶皱般继续踱步向前,“这里的家具和空间摆设都是我自己一手布置的,我不会去想我的家具是什么风格,张行保是什么风格,我的家具就是什么风格”。

  现在修行到什么程度了?张行保赧然一笑,用一贯不徐不疾的语气缓声道:“我还早,我还没入门。”一个修为高的人会怎样?该是即使被骗,依然能笑眯眯,不觉懊恼吧!

  畅行红木江湖,张行保被骗,只有一次。“那次在海南买圈椅背板,我发现其中八块背板是越南黄花梨,不是海南黄花梨,价格相差挺大。”他的解决方法很平和:货品退回并打电话说明需要换货,双方默契地化解了这场尴尬,至今仍保持着合作。

  “你不骗人,被别人骗的几率很低。”这是张行保悟出的商道,“人到了一定年纪,就会发现,任何事情都有因果关系,种善因得善果,老百姓种地,而人也有心田,你做过的事情、你的兴趣点在哪里,你的工作也就在哪里。”

  自我营销,显然并非张行保的兴趣点所在。在中和艺术空间一路介绍,转过回廊,张行保指了下玻璃展厅里的一套圈椅:“这套椅子是9·3阅兵时国外元首的座椅。”眼中的自豪神色一闪而过,转过头继续缓步前行,留下面面相觑的参观者。做实实在在的产品,拒绝虚无缥缈的炒作,张行保的心就变得无比坦荡。就算登上了金字塔最顶峰,看到的依然是自然的天,自然的地,自然的人。

  北京商报记者 曲英杰

(责编:张桂贵、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