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智贤:乡土中国的现代机遇

2017年06月10日17:22  来源:人民网-家居频道
 

  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里反复提醒群体丧失理性的危险性。

  在“美丽乡村”运动拉开帷幕之际,以民宿为经营形式的古民居改造成为时下蔚然成风的地方发展模式,而在这场热闹中,我们亟需冷静深入地观待和反思这种模式的利弊得失,从多个维度来认识这个模式带给在地社区和投资者的意义,否则一阵风过后,资本和都市文明都可能沦为摧毁美丽乡村的洪水猛兽。

  北京曲美公益基金会今天在贵州省黔西南州安龙县万峰林国际会议中心举办了“古民居改造和在地社区和谐关系建设”论坛,下午各位来宾还和当地政府官员一起参观了曲美家居集团与民进中央开明基金会共同参与的扶贫项目所在地坝盘村,实地感受在地社区的人文与自然环境。

  乡村需要什么样的发展机遇?

  当现代化成为毋庸置疑的答案时,城市发展道路似乎成了唯一正确的模板——资本进入,拆掉“落后”“破败”的乡村建筑,建设又新又时尚的现代居所,第一轮民宿很多是这样替代在地老房子的,但这次我们希望面对这里的吾土与吾民保持足够的谦逊。

  正如中山大学教授、博导,也是我的学长及老师吴重庆先生所言,一个地方的文化生态是长期进化的结果,非一朝一夕、一人之力可以促成或改变,外部因素试图强势介入时,是否会破坏当地的自然生态和人文生态是需要非常谨慎的考量的,否则以为是为当地发展“赋能”的方案会在落地后转为“去能”的灾难,例如强行推广种植当地人陌生的农作物,这不仅会令当地人本具的耕作知识和技能遭到废弃,也使当地人无从判断新作物的市场需求和销售渠道,最后变成对外来势力的依赖,这不仅没有推动当地的健康发展,反而使当地丧失了本具的基本能力。

  此次论坛的另一位嘉宾,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导许懋彦先生对外来进入乡村投资的人提出“微介入”的发展观,这种以不破坏在地社区长期形成的人文和自然生态为前提的投资心态应该更有助于创造一个多方共赢的健康模式。

  文化上的相互尊重,情感上的深入沟通和发展模式上的共同探讨是曲美希望在这次“以旧焕新”的公益行动中秉持的原则。乡土中国是中国文化和现代人情感连接的脐带,也是我们的情感资源所在,我们不能看到乡土中国衰败下去,但也不能以现代化的名义去摧毁这里的物理空间和精神家园。发展机会不是简单地以GDP增长的单一指标衡量的,还要看在地的人民有没有获得长期可持续的改善生活的可能性,以及整个社会可以多久、以什么方式共享这个地区积累了数个世代的人文财富。

  乡村发展的方式和速度有多少可能性?

  在一个求快求新的年代,想沉下心来摸索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真的需要很好的定力,也需要开阔的眼界和胸怀。听说别人用某种方式快速致富,自己是否也要效仿呢?

  曲美在开启未来五年将持续进行的古民居保护的公益项目之际,是非常慎重地选择合作伙伴的,我们既看重合作伙伴的人文观,也看重合作伙伴的创造力和执行力。看重前者是我们不想成为急功近利者破坏当地生态的帮凶,看重后者是我们希望与合作伙伴一起探讨更具开拓性和启发性的发展模式,而非固步自封。

  贵州省黔西南州安龙县万峰湖镇坝盘村是民进中央定点扶贫地区,也是中国少数民族特色山寨名录上的村寨之一,是布依族的聚居区。这里最丰富的资源是旅游景观,以旅游带动发展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但在发展民宿经济的过程中有哪些需要警觉和深思的呢?

  中山大学旅游学院教授、博导孙九霞女士多年研究旅游人类学,在她的表述里,旅游发展是传统村落保护利用的一种有效途径,很多地区在旅游业发展起来后,为当地手工艺品的存续创造了新的市场,使当地的旅游资源产生了新的价值,提高了当地的知名度,吸引了更多外来消费者,为当地人创造了一些新的就业机会。但孙教授也提醒发展旅游不是传统村落步入现代化的唯一途径,外来文化的入侵有时候也会动摇当地人对本地文化的信心和情感,如何支持当地人的文化自信,有选择地对外来游客开放当地的文化都是在发展当地旅游中要考虑的内容。

  上海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基金会贵州总代表越剑先生分享的案例里,向我们展示了尊重当地文化,开发在地文化价值的成功经验。在那些案例里我们看到文化的软实力是远比硬件设施更有持久价值的,也是应该被重新认知的当地资源。

  曲美此次捐赠的30万元物资是作为坝盘村村委经营坝盘村客栈的部分资源,未来坝盘村客栈的收入会以分红的方式返还坝盘村村委用于当地扶贫的资金和改善村民生活的经济来源,我们希望这种模式可以创造一种可持续的发展机遇,而不是延续永远等待外来力量资助的被动的生存方式。

  (本文作者殷智贤系北京曲美公益基金会执行理事长、曲美家居国人生活方式研究院院长,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

(责编:张桂贵、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