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130万装修别墅 干一半工程队跑了

2017年05月17日12:26  
 

长春晚报记者 刘连宇

市民赵女士一家2014年冬天在御翠园小区买了一套800平方米的别墅,为了让这套别墅实现居住、亲朋好友聚会的目的,赵女士准备好好装修一下。为此她找了一家有名气的装修公司——吉林龙发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林龙发公司”),签订了总计150万元工程款的合同。在合同履约期间,赵女士总计支付了130万元工程款。但到了2017年1月份收房的时候,赵女士和他的亲属发现,别墅竟然还是工地,装修仅仅干了一半,工程队没影了。

签合同以后先后支付130万元工程款

15日,赵女士的亲属王先生带着记者来到御翠园小区。进入别墅之后只见眼前一片混乱,大门口放着脚手架,屋子里到处堆着木头、瓷砖等建筑材料。这套别墅4层,所有房间都没有装门,楼梯也没装扶手,地下室的墙上仅仅钉了金属框。记者在一楼发现了一个房间,里面摆了一张简易床。

王先生介绍,这是工人当初居住的宿舍。“这套房子是2014年冬天下来的,我们准备好好装修一下,于是找了一家全国连锁的装修公司——吉林龙发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我们签订了协议,工程款总额是150万元,工期是两年。从2015年年初开始,到2016年年底至2017年年初装修完成,包工包料。”王先生说,“合同签订之后,吉林龙发公司一位姓李的设计师给我家进行了设计,然后叫郭致田工长进入了施工现场开始施工。”王先生介绍,工程开始后,赵女士一家总计分14次支付了130万元工程款,其中一笔30万元交到吉林龙发公司,其余按照工长的要求交到工长手中。

发现用料有问题 后来发现工人跑了

王先生说,赵女士委托他来看管装修。“我们签完合同之后,吉林龙发公司派来的工程队干活不是很积极。”王先生说,工程队来了之后,他发现工人使用的材料有问题,“最开始我发现他们安装的坐便器不是说好的品牌,后来又发现他们用的防火木不防火。我就找了吉林龙发公司和工长,工长郭致田给我出了一份保证书。”王先生向记者提供了保证书。保证书上写着:“保证工地按照公司合同要求的材料和质量进行装修,如发现偷工减料,使用残次品,低价充好等质量问题,由我承担违约金总价款20%。”王先生说,他们最开始来了10多个工人,后来越来越少,最后就剩下两三个人了。“2016年冬天的时候,我看屋子里还有好多活没干呢,就联系郭致田,他说一定保证工期。可等到2017年1月的时候,发现施工根本没完。我又联系郭致田,一开始他说在外地,后来电话就变成空号了。” 王先生说:“2017年年初,我找到吉林龙发公司,他们派了工作人员来现场查看。经过他们调查,发现别墅里还有67万元的活儿没干。”此后,王先生多次找到吉林龙发公司,最后吉林龙发公司给出的回复是,当时签约的负责人已经不干了,公司新来了领导,此事已经反映到北京总部,现在上级正在研究处理方案。王先生指着乱七八糟的别墅对记者说:“两年来,我们完全按照他们的要求把钱一笔笔交到了工长的手中,130万元,一点也没差,这么多钱换来了半截子工程。”

合同上有约定 不能把钱交给工长

15日,记者和王先生及代理律师一起来到了吉林龙发公司,吉林龙发公司负责人赵先生和公司法律顾问接待了记者。

赵先生认为,公司不存在违约的情况。从账面上看,合同签订之后,公司只从赵女士手中收到了30万元工程款,其他款项公司没有收到。王先生认为,在施工过程中,工程款都交到了工长郭致田手中,现在王先手中有郭致田出具的收条。对此,吉林龙发公司的意见是,当初签订的合同上有约定:合同在施工过程中,不能把钱交给工长,应该把钱交给吉林龙发公司财务部门,并取得凭证,否则发生任何后果不负责任。

在双方出具的合同上,记者看到了这样的条款,但这一条款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楚。王先生的代理律师认为,这一条款属于加重装修客户的权利和义务的格式条款, 应该加重字号,写在合同中的显要位置,并在签订合同时告知装修客户。 吉林龙发公司认为,合同签订双方都有责任,应共同承担。而王先生一方认为,合同是和吉林龙发公司签订的,装修设计是他们出的,且工长是他们派出的,因此工长收钱应该由吉林龙发公司承担责任。别墅装修装了一半属于吉林龙发公司违约,他们应该承担责任。因为双方意见想左,协商并没有结果。

协商不成找法律 别墅主人起诉了

因为吉林龙发公司违约,王先生一家决定剩下的67万元装修工程不用吉林龙发公司装修了,希望该公司退还工程款并承担违约责任,对王先生一家进行赔偿。对此,吉林龙发公司负责人没有做出回应。因此,王先生一家决定起诉至法院,寻求法律手段解决此事。

赵先生说,此事出了以后,吉林龙发公司将此事上报至总部,数额这么大的纠纷,吉林龙发公司还是第一次遇到。而且吉林龙发公司是专业的轻辅公司,怎么会签出包工包料的合同,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对于工长郭致田,赵先生说,现在他已经不与吉林龙发公司合作了,现在他在哪儿谁也不知道,公司曾想过报警,但在公安机关立不了案。

(责编:孙红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