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装修一半承包人不见了

至少5位房主有此遭遇

石丰森

2017年04月10日08:09  来源:都市消费晨报
 
原标题:房子装修一半承包人不见了

  “要不是装修出现问题,承包方装修了一半消失了,我早都住上自己的房子了。这不,我现在还得租房子住,唉!”4月9日,在乌市喀什东路博雅馨园4号楼,看着仍在装修的房子,畅彦军唉声叹气。

  原来,畅彦军第一次找的为他装修房子的何先生“不辞而别”,而房子仅装修了一半,无奈,他只能重新请装修工人来完成后续工作。

  房子装修一半承包人不见了

  “我第一次装修房子,也怪自己没经验,当时要找个正规的装修公司,可能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回想起装修房子的经历,畅彦军既窝火又懊悔。

  畅彦军26岁,从内地来乌鲁木齐打工好几年,一直租房住。2016年7月,他按揭贷款买了这套80多平方米的二手房。“之前租房子一直搬来搬去的,特别麻烦,我好不容易买了房,想着装修好就能马上搬进来。”

  “我也找过正规的装修公司,但因价格问题没谈拢。”畅彦军回忆,去年10月中旬,一名姓何的男子打来电话说自己从事装修,知道房子是简装,施工包括粉刷墙、安装吊顶、门,做柜子,给出2.4万元的报价,且何先生承担购买门、板材的费用,畅彦军认为比较合适,当日先给对方支付了2000元订金。

  10月23日,双方签署了《家庭居室装饰装修工程施工合同》,合同中写着工期是2016年10月23日至2016年12月5日。

  畅彦军说,房子开始装修后,按照工程进度,他又给何先生支付了13800元,“支付最后一笔是在去年11月8日,付完这笔钱我就出差了。出差时我打电话询问工程进度,何先生开始是不接我的电话,后来电话便停机了,我意识到可能出问题了。”

  “等我返回装修的房子查看,房子内装修已停工,承包方只是把房子客厅、卧室、厨房的柜子做了,就这样,还有的柜子没有完全做完,厨房只弄了一半。”畅彦军说,再电话联系何先生时,电话仍然是停机,“我家的门是在新华凌市场买的,我去咨询得知,何先生给其他几家装修也存在类似的情况。买门的费用本来是何先生承担,最后却是我掏的钱。”

  畅彦军说,今年3月,他得知何先生新的电话号码,但打过去,一听是他的声音便挂了,再打便不接了。事发后,畅彦军根据何先生提供的身份证复印件,找到了何先生在昌吉的住址,但他已不在此处居住。

  “租房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找承包方一直没有结果。今年3月,我又重新找人花费1.6万元装修房子。”畅彦军说,新房子马上就要装修完了,但希望能找到何先生,还自己一个说法。

  材料款、工人工资也未支付

  “我装修给了何先生3万元,房子只铺了个地砖人也是联系不上了。”9日,奇台的孔先生通过电话告诉记者。

  孔先生说,去年3月,通过别人介绍何先生承包了他的房子装修,装修开始20余天,对方不见了踪影。“我后来找过何先生,协商后对方同意2016年12月30日给我退还1万元。现在对方一直没有还钱,人也不见了踪影。”

  据了解,至少有5位房主与畅彦军的情况一样,房主包括乌鲁木齐、昌吉、奇台等地。

  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除了给房主装修房子过程中消失外,何先生还欠材料商材料款、工人的工资。

  “我们刚开始合作时都是一笔一结,后来关系熟了,何先生称手头紧张便开始欠款,现在还欠我们店1.8万元。”在华凌市场经营推拉门生意的张女士说。

  张女士回忆,何先生是2015年底找到她的,称是搞装修的,装修时可介绍房主到张女士处买门。“开始由于关系不熟,我们都是一笔一结算,何先生买的门都是房主看中的,何先生负责付款,没想到后来会拖欠材料款”。

  “我手头有些紧张,材料款过一段时间给。”合作了一段时间,想着何先生人不错,张女士便同意何先生的要求。张女士说,等拖到1~2万元,她便催促何先生支付材料款。“我催得紧了,对方就会还款,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到去年七八月,便再未支付过。”

  张女士说,现在何先生还会偶尔过来,但还欠着3户房主在这里买门的1.8万元。“有房主找到我这里,询问知不知道何先生的住所和电话”。

  给何先生干活的木工前成良说,何先生欠他6000元工钱。“去年,我共在何先生承包的4个房子干过活。”47岁的前成良说,前两次何先生都按时支付了,但后两次何先生以需要买车为由未支付,“我也到何先生家去过,但我的工钱到现在都没有支付,也联系不上对方。”

  前成良说,给何先生干装修的工人共有三四个人工钱未支付。

  9日下午,记者电话与何先生联系,电话接通了,听到记者询问为何装修一半“不辞而别”,他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责编:孙红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