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房子被下了哪些套路

白歌 J249

2017年03月06日15:36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老人的房子被下了哪些套路

  73岁王凤琴老人腿脚不便。

  夺走一位老人的房子,需要什么?一份合同,一份委托书,两份公证书,就够了。

  “可能我死了才能消停了,他们也就消停了。”73岁的王凤琴坐在床上,颇为无奈。2015年,王凤琴签订了一份“以房养老”协议,随之失去房产。

  签订阴阳合同、伪装成“以房养老”、纠集打手强占房产……近两年来,北京多次出现给老人设局骗取房产的事件。设局人的套路有哪些?老人该如何维权?

  阴阳合同的利息、期限均不同

  “我们以为我们借的是3个月,月利率4%;从公证处调出来的合同却不是这样。”受骗老人胡修伟的女儿胡镜告诉北京晚报记者,2015年1月底,为了给在外地工作的亲戚筹钱买房,胡修伟以自己在大兴的房产作为抵押,借到了200万。

  胡修伟当时已经85岁,不可能从银行借到钱,便向北京亿隆汇诚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借款,“说是大公司,很正规的。”签合同时胡镜也在,“欠债还钱,别人为了一个保障,要把房子抵押也正常,我们就没多想。他们当时一摞文件,就是掀角儿让我父亲签。”

  胡修伟所持两份合同,一份是《民间抵押借款合同》(200万,3个月,利率未填写,出借人未填写,借款人胡修伟),一份是《房屋抵押借款服务合同》(出借人邓超,借款人胡修伟,服务方北京亿隆汇诚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胡修伟根据合同将房产证、身份证复印件、户口本复印件等交给服务方管理。这两份合同,均只有胡修伟一人签字。

  而胡镜从公证处调出来的合同则是一份《抵押借款合同》,200万,1个月,月利率1.86%,双方签字,并附强制执行条款。

  “我们是2015年12月去公证处办别的事儿,顺手调了一下这个合同,才发现不对劲儿。”而当时,胡镜已按照乙方所持合同偿还了110多万的利息,“如果真是1个月能倒腾出200万,我何苦跟你借高利呢?如果真是1.86的利息,我早就还清了。所以这合同根本说不通啊!”

  让胡镜不平的是,当时公证处并没有拿出跟这次借款相关的所有公证文书,直到房子在2016年1月被过了户,胡镜才知道,被公证过的还有一份委托书,其内容是委托一个名叫秦威的人全权处理这套房子的有偿转让事宜。

  秦威正是凭着这份委托书,在胡修伟不知情的情况下,办理了这套房子的过户手续,将这套141平方米的房子以330万的价格卖给了北京聚美嘉新商贸有限公司,如今这套房子已经被卖给了第三人。

  根据工商资料,出借人邓超正是亿隆汇诚的法定代表人。而据胡镜了解,秦威则是该公司的风控员工。这两人的名字和聚美嘉新,反复出现在此类事件中。

  “以房养老”变成抵押借款

  “当时跟我说的不是抵押借款,是以房养老。”说起自己的遭遇,王凤琴忍不住抹眼泪,“我是中午在公证处签的合同,他们都在催,说老太太你快签,你还不相信我们吗?”

  事实上王凤琴所签署的,也是与邓超的房屋抵押借款合同。公证处还公证了王凤琴对秦威的委托书,但王凤琴说这是对方伪造的:“字迹不是我的,也没有我的手印儿”。她的身份证、户口本也交给了对方,至今拿不回来,应该一式两份的合同,王凤琴也不持有。

  2015年8月,签署完毕后,对方提供给王凤琴150万“以房养老”的钱,王凤琴感觉自己用不了那么多,就只支取了50万,剩下的100万元,则由对方借给了一个叫王鑫的人。

  后来王凤琴觉得不对劲,咨询过律师后决定从公证处调取合同查阅。“找了四十分钟都没找到,当时带我去公证处的亿隆汇诚的俩人却到了,我以为是碰巧就没在意。”

  结果当王凤琴调出材料后,这两人却上前询问老人干什么来了。“我说我有些东西不明白,拿点材料回去让人给看看。我要走他们就不让我走,让我去他们单位。”王凤琴坚持不从,回到小区时,楼下已经聚集了十多个人,“等我上楼,他们就跟着上楼了,指着我骂老东西老丫挺的,特别难听。”

  王凤琴报了警,警察询问何事,对方称王凤琴欠钱不还。“我说我怎么借你们钱了,我房子押你们那儿,你们给我50万,不是以房养老吗?”

  2015年12月9日,王凤琴的房产被过户给聚美嘉新。2016年春,王凤琴在律师建议下去国土局进行了不动产异议登记,使得聚美嘉新无法转卖房产。之后,便又有一批人来闹事,王凤琴报警后双方被带去派出所。

  “我在派出所待了三天三宿,饿了两天多,街坊跟我说别回来,家里又来人了,把我电表、有线电视全弄坏了,冰箱里的鸡蛋扔了一地。”就这样,王凤琴的房子被对方强占了。

  砸东西泼屎尿逼走老人

  “我父亲借钱,是为了给电信诈骗的骗子钱。”张慧(化名)一提起父亲张积珊就忍不住哽咽,“2015年8月10号,我爸接到一个诈骗电话,他特别信任人家,就没跟我们说,9月就给人家汇了17万。骗子还跟他要,我爸说没钱了,骗子就说你可以拿房子抵押去借。”

  张积珊先去丽泽桥附近打听借款,因为利息太高便作罢。结果有人尾随他回家,向他介绍了亿隆汇诚,接下来就是熟悉的套路:签合同、办过户。

  “人家说快签他就签,人家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网签、转账都是我爸在做。第一套房子11月10日就网签了,11月16日,北京华盛泰吉商贸有限公司就拿到房本儿了。”张慧说,直到12月15日,父亲单位打电话来说她父亲要卖名下的第二套房,她才知道前面的事情,“因为是央产房,需要开一个证明,单位的人就跟我们家人核实。”“我爸两套房子的房产证、户口本,什么都没了。”

  “十好几号人来房子里轰人,动手打我们,家里也折腾得够呛,泼酱油,卧室床上拉屎,我们实在受不了,只能走了。”张慧报了好几次警,可是警察来了也没用,“房产证上现在确实是人家,真是没办法。”

  “我们家房子也是被十几个人占了,家里贵重物品全都被他们转移到一个平房去了。上次法官跟我们一起去拿,连法官都被打了。”胡镜说。

  此类案件疑点重重

  此类案件中,存在着诸多疑点。

  如胡修伟当时签过的收款条,居然写着款项为房款。“我要是卖房,我干吗借钱啊?”胡镜问,“我们一开始都以为是跟公司签的合同,后来才知道是跟邓超个人签的!”

  北京电视台《法治进行时》曾报道此类事件,邓超回应称这些借款都是他个人名义出借,与亿隆汇诚公司无关。但是,这无法解释受害老人银行卡的资金流向:王凤琴、张积珊的银行卡上有多笔高额转账流向亿隆汇诚股东吴春男,并且,这些不在老人手里的银行卡中均有邓超等人的巨额资金转入转出。

  而“获得”老人委托过户房产的,均是亿隆汇诚的股东董麒或风控员工秦威;老人房产过户的对象是聚美嘉新和华盛泰吉两家公司。

  北京晚报记者致电、发邮件就上述事项向亿隆汇诚提出采访要求,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应。

  本报记者 白歌 J249

(责编:孙红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