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装公司被指恶意增项 预算5万实装10万业主懵了

蒙进煌

2017年01月05日08:59  来源:广西新闻网-当代生活报
 
原标题:家装公司被指恶意增项 预算5万实装10万业主懵了

  家装公司被指恶意增项

  预算5万实装10万 业主懵了

家装公司被指恶意增项 预算5万实装10万业主懵了

  12月25日,记者找到喜匠公司,但其大门紧闭。

  广西新闻网-当代生活报记者 蒙进煌 实习生 白景帆 文/图

  核心提示

  29800元的家装套餐,预算搞到51966元,最后算出了99000元……南宁的李先生、侯先生懵了!把房子交给南宁市喜匠装饰设计有限公司,他们认为遭遇“恶意增项”。

  记者联系该公司,却发现公司人去楼空,工程经理自始至终不再接听电话。记者了解到,根据我国《家居行业经营服务规范》(2013年9月份实施)的规定,实际工程报价金额超过合同预算金额8%的,超过部分由承包方承担(顾客主动要求增加的项目除外)。

  装修遭遇

  “五万”家装套餐被做成“十万”

  侯先生和李先生在同一小区买房,都交给南宁市喜匠装饰设计有限公司装修。近日,他们都收到工程经理发过来的工程增项清单,还被要求赶快交钱,否则工程停工。

  “我就知道,29800元是装不出什么的。所以,预算搞到51966元的时候,我也能够接受。”李先生说,“可是没想到,最后竟给我装出了99486元!”

  实装价格成了“套餐”的3倍,这让李先生慒了!

  李先生的房子在金源悦峰小区,套内面积82平方米。根据该公司给他做出的预算书,他选定“298套餐包干”(以套内80平方米计),他的82平方米即套餐价30545元。加上木工增项、泥水增项后,整个工程预算合计51966元(不含水电项目)。

  然而在装修中,工程经理共给他列出了4页纸的增项,包括木工、水电、泥水杂工等项目,而且套内实测面积变成了88平方米,再加上5%的综合管理费后,总价实际算成了99486元。那怕除掉预算中不包括的10095元水电增项,那也有89391元。这个数目远远超出了李先生的预算。

  同一小区的侯先生,也选了该公司“298”套餐,实际增项同样让他咋舌。侯先生那一套虽然是按照简单风格装修,实际工程报价也从“298”套餐增至7.6万元。

  他们不约而同地收到工程经理发来的工程增项清单,不由得吓一跳。他们表示不能接受增项单上的内容,工程经理便约他们到公司“谈谈”。“到了那里,对方就让按单上给钱,不给还不让走,后来我们只好报警。”侯先生说。

  调查发现

  2项吊顶预算收费时竟变成7项

  签了字的增项方案,怎么就越“卷”越大呢?这些增加的费用,又都用在了哪里?记者仔细比对了这些增项单上的内容,发现几乎每一个单项都超出预算。

  以李先生一户的情况为例,在盖有喜匠公司公章的预算书上,木工增项包括了客厅、餐厅的吊顶,鞋柜,入户屏风,酒柜及推拉门,主卧衣柜,电视墙等12项,价格合计17481元。而在一份手写的,无公司盖章的增项单上,木工增项总价变成了26960元,多出近万元。

  记者选取其中一项比较,比如电视墙。前期预算单中该项为1300元,实际被做成了2285元。酒柜、鞋柜、拉门3项相加,预算为3536元,实际为5460元。

  在侯先生那一户,实际测量也出现问题。比如,整个客厅、餐厅吊顶的预算仅为12米,预计1320元就能做完;实际上却算出39米长,报价3083元。这个费用中,还不包括关于吊顶的“半圆”“开口”“上圆”等名目的收费项。这些收费项,在预算单上仅有2项,到了实际施工中,增项竟多达7项,让侯先生看得眼花缭乱。

  记者走访

  承包方“喜匠”已经人去楼空?

  记者于25日、26日多次拨打喜匠宣传单上的两个电话号码,一个一直处于忙音状态,另一个则一直是“嘟——嘟——”的奇怪音,无人接通。记者又多次拨打两名工程负责人的手机号码,对方要么挂掉电话,要么未接听。

  从工商部门的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记者查知该公司的住所为丽原天际A903、A905室,并不是36楼。信息还显示,2015年7月份,喜匠公司因未按期公示年度报告,被青秀区工商及质监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从该写字楼的物业方记者还了解到,喜匠公司原先办公地点确实在9楼,后搬到36楼有挺长时间了,“可以确定的是,经过我们向业主核实,喜匠公司租赁的该办公场所,已于不久前退租了。”

  27日上午,记者终于拨通一名姓金的负责人的手机号。对方声称,业主只要按照增项单上交了钱,工程才可以继续。那么,去哪里交钱,给谁交钱呢?对方表示,只要约上他或者另一名负责人,到新房那里见面,他们会带着刷卡机到现场开票收款。

  记者又问公司搬迁到哪里了,业主能否到公司去交钱,对方表示“没必要告诉你”,始终不透露公司现在的办公地点。

  随后,记者在网上查询了解到,在某网站的招聘页面上,挂有该金经理的联系号码,公司名称和地址都不是喜匠公司,而是另一家装饰企业。

  “装协”提醒

  消费者遇“强制消费”要大胆维权

  遇到如此闹心的事,侯先生和李先生向南宁市室内装饰行业协会(以下简称“装协”)求助。装协会长庞雪风指出,喜匠公司存在恶意增项行为,而且签订的合同也极不规范。

  庞雪风指出:在侯先生与喜匠公司签订的装修工程施工合同,“甲方”竟然写着房号;合同里也没有该公司关于设计资质、施工资质等方面的认定;对预算报价、结算价款增减幅度,也没有在合同中明确。

  “实际施工中有增减项,这本是装饰施工中的正常现象。但是,有些装饰企业为了迷惑消费者,不惜把预算报价做得很低,制造‘实惠’假象。”庞雪风说,这是一些不良装饰企业常见的手法之一,也是行业里被消费者所唾弃的“恶意增项”行为。设施上故意的“设计缺陷”,以达到了装饰企业施工中大肆增项的目的。

  广西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律师志愿者、广西中司律师事务所陈国全律师分析该案例认为,对施工中的增减项目,装饰企业要主动告知消费者,说明增减的必要性和合理性,说明增减的费用和装修工期时间产生变化,并经过消费者核实、征得消费者同意和书面签字认可,才能开展施工、收取费用,否则就会侵害消费者的知情权、自由选择权、公平交易权。

  维权点对点

  家装预算超太多咋办?

  根据国家《家居行业经营服务规范》规定:家装企业出具的承包工程合同预算报价书,不应在工程项目、工程数量上出现漏报、少报的情况。出现工程项目漏报情况,由承包方承担相应责任;出现工程数量少报情况,若少报金额超过合同金额的8%,超过部分由承包方承担(顾客主动要求增加的项目除外)。

下一页
(责编:孙红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