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链周年考:刘肖与左晖要养一只家装独角兽

2016年08月02日09:48  来源:时代周报
 
原标题:万链周年考:刘肖与左晖要养一只家装独角兽

  一年前,北上不久的万科集团副总裁、北京(楼盘)万科总经理刘肖跟链家董事长左晖在星巴克喝了一杯咖啡,万链装饰由此诞生。

  总产值4万亿元的家装大蛋糕,却还没有一家独角兽公司拔尖,他俩从中看到了可能。大家都在等着看,万科、链家两大巨头牵手,是激起一片浪花,还是等着牛皮吹破?

  看似生机勃勃的家装利润蓝海,痛点也如牛毛一般多。这几年,互联网浪潮下的资本东风,并未能完全吹散家装领域“大行业、小公司”的困局,信息不对称,客户体验差,行业集中度低,规范程度低等桎梏仍在。

  一年后,刘肖带着成绩单杀了回来,以北京区域家装市场份额第一的身份洗刷一切怀疑。与左晖喝的那一杯咖啡,让刘肖和他有了一致共识,“慢即是快”,线下力量以及新生态系统有足够的潜力与张力。

  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中,刘肖坦言,他对万链的定义,更宏大的意义是地产后服务时代家居解决方案的领导品牌,并成为万科转型城市配套服务商的重要一环。

  2015年初接手北京万科后,这位37岁的少帅一口气公布了六大转型计划,要带领北京万科背水一战,万链计划也是其中之一。“特种兵”刘肖仍在保持饥饿感,他准备用三年时间完成北京万科的转型,依靠这“6+X”战略将公司的规模增加一倍。

  独角兽计划

  “去年10月17日,万链接到第一个天使客户做成了第一单装修生意,现在月均能有500单以上业务量,做到了北京区域市场份额第一。”7月20日,北京瓢泼大雨中,刘肖第一次摊开万链的作业本给大家看,他们当天发布的新品“V+系”从6月底正式上线后已签约过千套,成交额过亿元。

  这当中,没有任何一笔万科新房装修的关联交易,也没有任何一笔链家自有品牌毫米装饰的速配业务单子。链家业务员帮助推销万链时,也要得到后者的市场化补贴。

  刘肖和左晖的玩法变了,他们正逼着各自打开发展新可能和空间。独立于万科和链家之外,万链本质上是一个创业团队,嫁接万科的研发体系、供应链资源和链家的渠道资源之后,被完全扔到市场上拼杀。用一个凄凉的词叫做“听天由命”,用一个时髦的词就叫做“适者生存”。

  万链总经理郭翀接到任务后的第一想法,是先活下去。一年前,郭翀从北京万科城市公司“跳槽”到万链负责公司业务,他跨过的,是房地产龙头规范、固化流程到装修新公司野蛮生长间的一道鸿沟。

  刘肖给郭翀团队的评价是,完成了“0-0.5”的探索,而“0到1”的过程还在路上。“0到1”之后,万链才有可能拓展到北京之外的市场,并开发更多的产品线。在这之前,万链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如月均800-1000单的规模,如为行业建立精工标准等。

  万链期许用模式创新来打破行业原有的藩篱。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万链没有参与价格战,相对于其他家装企业动辄599元/平方米、699元/平方米甚至更低的套餐产品,万链899元/平方米的“V+”产品没有价格优势,它的主打牌是“两张表”。

  刘肖说,一张是工程验收表,另一张则是客户验收表,前者在行业最完整,后者是行业首创。

  装修行业是三低行业。信任是整个装修行业最大的痛点,刘肖希望靠从设计、采购、施工的全程透明来解决这个核心问题。为此,万链建立了以品控质量管理委员会为核心,覆盖品控师、设计管家、工匠培训与管理为一体的系统。其中,品控师就是负责为客户将装修完全透明化汇报的重要角色。

  “把结果验收交给客户,是对万链精工品质的最大挑战,也是最大信心。”刘肖称,客户验收表即万链将所有验收数据和施工标准公开给客户,教客户如何验收一套精装修。如果客户发现不达标的地方,万链会现场砸掉重做。

  二次创业

  万链计划,是万科内部“赛马机制”的产物,也是刘肖“特种兵计划”的一列。

  2015年年初,万科提出万亿市值计划,物业、物流、教育、万科驿、海外业务五子齐发。在新一个十年开端,王石、郁亮希望借此开启新纪元,将万科整体业务框架从过去的单一业态转向多业态。

  郁亮将遍布全国的城市公司视为转型的探路者。万科的“赛马机制”,就是一场自下而上的试错模式,后来被万科内部提炼成“八爪鱼”转型思路——即郁亮从管理上极力促成各区域公司探索不同模式,从中寻找最优解。

  “万宝之争”将万科置身十字路口,万科内部转型仍在艰难进行。“6+X”是刘肖给北京万科制定的转型方向。43亿到200亿元的销售额跨越,在毛大庆离职后,化作一把标尺丈量新任北京万科总经理刘肖。在“继承与创新”这个课题中,刘肖为创新站台,并发动了北京万科内部的创业大赛。

  现年37岁的刘肖,是万科精英文化的代表,他拥有哈佛深造、任职麦肯锡等优秀履历。从杭州(楼盘)万科调职北京万科后,他在一年多时间里,除了拼下北京万科2015年200亿元销售额和96%的高回款率外,还在多方位开展地产外衍生业务。

  “北京万科未来几百亿的数字里面,一定要有足够多的内容。”刘肖的设想是,开垦一方生态土壤,一砖一瓦搭建一个生态系统。

  刘肖最主要的工作,是在复杂市场中寻找合作机会,他强调自己更多是在为公司做增量。而存量的精细化运营,他早已放手交给整个团队。

  刘肖有个绰号叫“为什么先生”,他喜欢带着答案问问题,但从不直接分享答案。这种犀利提问式的领导,与毛大庆(楼盘)的温和谈心式完全不同。

  这家公司去年成立了至少7家子公司作为先遣队,为刘肖的“6+X”战略探路。

  他准备用三年时间完成北京万科的转型,依靠这“6+X”战略将公司的规模增加一倍。

  “6”计划代号由A到F,其中A计划又名曼哈顿计划,包括写字楼和产业园的资产改造;B计划是商场;C计划是万科驿和其他长租公寓的业务;D计划是万科装修+万科制造;E计划是V-link和万科小城镇;F计划则是万科金融。作为额外项的“X”计划,还分为X1、X2、X3……这意味着衍生业务的可能性。目前可以明确的是,X1指的是养老业务。

  据了解,北京万科目前已在城北和城西区域接触了部分城市改造项目,但由于收购目前还处于静默期,详情尚不得而知。

  V-link社区商业,起源于杭州良渚文化村,后者是万科“三好”(好房子、好服务、好邻居)的品牌发源地。刘肖将它复制到北京,并计划三年内覆盖北京区域共计10个城市的166个社区。

  今年5月,万科各地方公司的“万科驿”“万科驿居”“米公寓”等长租公寓业务,被统一为单一品牌“泊寓”。7月,58同城正式推出“品牌公寓馆”产品时,万科泊寓成为其合作伙伴。

  刘肖并未公布他的特种兵计划的时间表:“什么时候1到10,什么时候10到100,还没有目标和计划,但都在往正轨上走。”

  “自己一个人北上的感觉,就和几年前一个人去杭州的感觉一样,是又一次清零再创业。”刘肖称,“如果北京万科的转型不能成功,那么我在万科留下来就没有价值”。

(责编:孙红丽、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