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租致大学宿舍租床热 学校明令禁止难监管

张静姝

2016年08月02日09:26  来源:北京晨报
 
原标题:高房租致大学宿舍租床热 学校明令禁止难监管

  原标题:高房租带火大学宿舍租床生意

一男博士将学校床位出租,并附上宿舍图片。

  一男博士将学校床位出租,并附上宿舍图片。

一位农大女研究生因长期不住校,将自己的床位出租。

  一位农大女研究生因长期不住校,将自己的床位出租。

  床位月租金最高近千元 学校明令禁止但监管难

  房租的高涨,让高校床位成了炙手可热的紧缺资源,北京晨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刚迈入社会的职场新人、复习考研渴望深造的学子,成为租校园床位的主要人群,而“床东”主要是在校外租房或住在家里的在校生,每年只要几百元的住宿费,出租一月即可回本。学校表示,床铺属在校学生的“福利”,禁止外租,发现外租情况只能追责到床铺所属学生,并通告院系处理。

  职场新人、考研一族 住在学校安全又省钱

  小孙今年大学毕业,在三元桥附近找到一份工作。除要适应新的工作环境,找房子也让她焦头烂额。小孙说,在自己公司附近,租一间次卧至少需要2000元。此外,安全也是她要考虑的重要因素,“如果能和自己的朋友或者同学合租,还算幸运。但实际情况是,大家工作地分散,没办法‘搭伙’。要和陌生人合租,难免心里恐慌”。

  后来,她找到北三环一所学校的同学,经介绍租住了该校研究生宿舍一床位。尽管租金要远高于正常的学校住宿费,但与外面的房租相比还是便宜了许多。学校相对安全的环境和公共设施也让她觉得省钱又放心,“用水用电都不花钱,超市、书店、运动场应有尽有,算是自己从学校迈入社会的一个过渡”。

  同样租住在学校的还有毕业两年的小贾,不过她选择租床位不是为了省钱,她辞掉工作是为今年的研究生考试做准备,在网上找到了报考学校出租床位的信息。小贾说,“学校氛围好,租给我床铺的同学也把学生卡租给我,平时吃饭、自习、去图书馆都没问题,还可以蹭课”。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像小孙和小贾这样的高校“租床族”不在少数,大多都是刚毕业的职场新人或考研一族,省租金和利用学校资源是他们的主要目的。

  床东 出租一个月回本住宿费

  记者注意到,58同城、百度贴吧、高校论坛,甚至是淘宝平台,高校床铺出租广告比比皆是。出租的床铺多位于市区的各校园,交通位置便利。

  记者从一位正在出租自己床位的研究生口中了解到,尽管是在校生,但她长期在外实习,并在公司附近租房,“床铺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租出去”。且这位同学提出的条件是对方必须租两年,“租到我毕业刚好,不然人老换,我室友会有意见”。也有不少发帖者表示只是“短租”,利用自己假期回家的时间段,将床租给来京实习的外地大学生。

  据了解,北京各高校住宿费基本是每年700元至900元,而上述床位租金,每个月近千元。最便宜的短租,价格也喊到每月600元,也就是说,“床东”基本上一个月就可收回一年成本。

  还有一些“床东”表示,由于进宿舍楼需刷卡,平时吃饭、洗澡也得有证件。于是,出租床位还带火了学生卡出租的“附加业务”。记者致电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位“床东”,对方表示学生卡也可租,每个月多加200元即可。

  对于一些管理严格、有楼管把门的高校,“床东”还另有高招,“等9月份再搬进来,那时候新生入学,阿姨看不过来,以为你也是新生”。

  床东室友 不愿外租羞于干涉

  对于出租床位,规规矩矩住校的同学大多有苦难言。一位读研二的吴同学称,自己住四人间,但实际住在宿舍的只有两个是在校生,其余两个都是刚工作的学姐。“其实内心不愿意陌生人住进来,但床铺又是室友租出去的,不好意思干涉。”

  另一所高校大四级的张同学告诉记者,室友常年在外租房,她和另外两位同学为了不让这个床铺被社会人士租住,分摊费用将这个床铺“租”了下来。“我们付给她双倍的住宿费,不让她租给陌生人。宿舍本来就是一个很私密的环境,同学相处多年,突然进来一位陌生人实在太不方便”。她还透露,之前因为室友将床铺短暂外租,她们还闹过矛盾,“眼看要毕业,处僵了也不好。所以我们‘合租’了她的床铺,也是没有办法”。

  校方 下禁令难阻租床热

  记者了解到,目前各个高校都明令禁止在校生将床铺出租,很多高校规定,学生进入宿舍区需刷学生卡。但不少同学都表示,门禁有时只是“摆设”,门大敞着,人随意出入。有学校工作人员表示,看到“生脸”会喊住对照其所持卡片照片,但这种情况很难把所有校外人员排查出来。

  北师大学生公寓管理中心工作人员称,宿舍是学校分配给在校学生的“福利”,“如果不住了,可以办理正常退宿,但绝对不能拿着这个租给外人挣钱。”

  此外,包括北大等高校学生公寓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均表示,查到外租床铺情况,除了让其办理离校外,学校无权对外来者采取其他惩罚措施,但会把情况通报给“床主”所在院系处理。

  记者也从一些高校辅导员口中了解到,学校了解到学生有此类情况,多是口头批评和警告,并不会真的影响到该学生的评奖评优或者是实施具体处罚。

  北京晨报现场新闻

  记者 张静姝

(责编:孙红丽、伍振国)